石迪文和曲余同受限于自身掌握的权力,他们所能动用的对抗措施必然只能局限于本地,而没办法上升到更高的层面。而且所使用的手段还不能过于激进,否则进一步激化矛盾就可能会引发两国冲突,就算石迪文不怕,曲余同也未必愿意见到那样的结果。他想要的只是尽力保住自己的官位和财源,但并不希望海汉真的对大明发动战事。

他们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可以说已经考虑到了各方的利益和顾忌,但考虑得周并不等于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正是因为作出了太多的妥协,所以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环节都存在风险和漏洞。陶东来作为旁观者,自然更为清醒地注意到了这些问题,所以并不赞同他们的主意。

曲余同此时也颇为沮丧,脸色灰白,无精打采地说道:“难道真要将宁波府拱手让出?这……唉,本官实在不甘啊!”

陶东来微微摇头道:“你们不用急着放弃,这事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两人一听陶东来这话,似乎事情尚有转机,石迪文连忙问道:“陶总,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这个危机?”

陶东来微微点头道:“如果你们的对手真是杨嗣昌,那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曲余同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立刻起身深深一揖道:“还请陶大人明示,接下来需要如何行事才能化解眼前危机,本官必定力配合!”

陶东来摆摆手道:“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别做,先等消息。”

“等消息?等哪儿的消息?”曲余同不解地追问道。

陶东来指了指自己鼻子道:“等我的消息。近期我国和大明之间有些事情要商议,届时应该也会谈及到两国间贸易关系问题,我会找机会提一下宁波这边的情况。曲大人对两国贸易极为重要,我国当然会支持曲大人继续留任。”

曲余同闻弦歌而知意:“原来陶大人此次来大明还会与杨嗣昌碰面?”

陶东来口风倒是很严,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见不见他目前还没定。不过曲大人放心就是了,你遇到的问题,在宁波的确是大事,但放到更大的环境中来看,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解决。退一万步讲,就算宁波知府要换人,曲大人也不用担心退路,今后如果愿来我国发展,不管是继续走仕途还是经营其他产业,都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长发纯美可人妹妹甜美写真

陶东来对曲余同还是比较赏识的,此人能在几年前就果断与石迪文联姻,其眼光和胆魄在大明官员中都可算是上乘,而其担任宁波知府一职已有数年,治理地方的经验也不差,如果能挖到海汉来当地方官,应该也能很快适应。当然了,要发挥其最大的作用,目前看来还是继续留在宁波知府的位子上比较好。有他在宁波坐镇,海汉在江浙地区的贸易状况也会更有保障一些。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石迪文和曲余同受限于自身掌握的权力,他们所能动用的对抗措施必然只能局限于本地,而没办法上升到更高的层面。而且所使用的手段还不能过于激进,否则进一步激化矛盾就可能会引发两国冲突,就算石迪文不怕,曲余同也未必愿意见到那样的结果。他想要的只是尽力保住自己的官位和财源,但并不希望海汉真的对大明发动战事。

他们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可以说已经考虑到了各方的利益和顾忌,但考虑得周并不等于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正是因为作出了太多的妥协,所以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环节都存在风险和漏洞。陶东来作为旁观者,自然更为清醒地注意到了这些问题,所以并不赞同他们的主意。

曲余同此时也颇为沮丧,脸色灰白,无精打采地说道:“难道真要将宁波府拱手让出?这……唉,本官实在不甘啊!”

陶东来微微摇头道:“你们不用急着放弃,这事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两人一听陶东来这话,似乎事情尚有转机,石迪文连忙问道:“陶总,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这个危机?”

陶东来微微点头道:“如果你们的对手真是杨嗣昌,那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曲余同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立刻起身深深一揖道:“还请陶大人明示,接下来需要如何行事才能化解眼前危机,本官必定力配合!”

陶东来摆摆手道:“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别做,先等消息。”

“等消息?等哪儿的消息?”曲余同不解地追问道。

陶东来指了指自己鼻子道:“等我的消息。近期我国和大明之间有些事情要商议,届时应该也会谈及到两国间贸易关系问题,我会找机会提一下宁波这边的情况。曲大人对两国贸易极为重要,我国当然会支持曲大人继续留任。”

曲余同闻弦歌而知意:“原来陶大人此次来大明还会与杨嗣昌碰面?”

陶东来口风倒是很严,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见不见他目前还没定。不过曲大人放心就是了,你遇到的问题,在宁波的确是大事,但放到更大的环境中来看,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解决。退一万步讲,就算宁波知府要换人,曲大人也不用担心退路,今后如果愿来我国发展,不管是继续走仕途还是经营其他产业,都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陶东来对曲余同还是比较赏识的,此人能在几年前就果断与石迪文联姻,其眼光和胆魄在大明官员中都可算是上乘,而其担任宁波知府一职已有数年,治理地方的经验也不差,如果能挖到海汉来当地方官,应该也能很快适应。当然了,要发挥其最大的作用,目前看来还是继续留在宁波知府的位子上比较好。有他在宁波坐镇,海汉在江浙地区的贸易状况也会更有保障一些。

石迪文和曲余同受限于自身掌握的权力,他们所能动用的对抗措施必然只能局限于本地,而没办法上升到更高的层面。而且所使用的手段还不能过于激进,否则进一步激化矛盾就可能会引发两国冲突,就算石迪文不怕,曲余同也未必愿意见到那样的结果。他想要的只是尽力保住自己的官位和财源,但并不希望海汉真的对大明发动战事。

他们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可以说已经考虑到了各方的利益和顾忌,但考虑得周并不等于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正是因为作出了太多的妥协,所以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环节都存在风险和漏洞。陶东来作为旁观者,自然更为清醒地注意到了这些问题,所以并不赞同他们的主意。

曲余同此时也颇为沮丧,脸色灰白,无精打采地说道:“难道真要将宁波府拱手让出?这……唉,本官实在不甘啊!”

陶东来微微摇头道:“你们不用急着放弃,这事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两人一听陶东来这话,似乎事情尚有转机,石迪文连忙问道:“陶总,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这个危机?”

陶东来微微点头道:“如果你们的对手真是杨嗣昌,那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曲余同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立刻起身深深一揖道:“还请陶大人明示,接下来需要如何行事才能化解眼前危机,本官必定力配合!”

陶东来摆摆手道:“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别做,先等消息。”

“等消息?等哪儿的消息?”曲余同不解地追问道。

陶东来指了指自己鼻子道:“等我的消息。近期我国和大明之间有些事情要商议,届时应该也会谈及到两国间贸易关系问题,我会找机会提一下宁波这边的情况。曲大人对两国贸易极为重要,我国当然会支持曲大人继续留任。”

曲余同闻弦歌而知意:“原来陶大人此次来大明还会与杨嗣昌碰面?”

陶东来口风倒是很严,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见不见他目前还没定。不过曲大人放心就是了,你遇到的问题,在宁波的确是大事,但放到更大的环境中来看,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解决。退一万步讲,就算宁波知府要换人,曲大人也不用担心退路,今后如果愿来我国发展,不管是继续走仕途还是经营其他产业,都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陶东来对曲余同还是比较赏识的,此人能在几年前就果断与石迪文联姻,其眼光和胆魄在大明官员中都可算是上乘,而其担任宁波知府一职已有数年,治理地方的经验也不差,如果能挖到海汉来当地方官,应该也能很快适应。当然了,要发挥其最大的作用,目前看来还是继续留在宁波知府的位子上比较好。有他在宁波坐镇,海汉在江浙地区的贸易状况也会更有保障一些。

石迪文和曲余同受限于自身掌握的权力,他们所能动用的对抗措施必然只能局限于本地,而没办法上升到更高的层面。而且所使用的手段还不能过于激进,否则进一步激化矛盾就可能会引发两国冲突,就算石迪文不怕,曲余同也未必愿意见到那样的结果。他想要的只是尽力保住自己的官位和财源,但并不希望海汉真的对大明发动战事。

他们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可以说已经考虑到了各方的利益和顾忌,但考虑得周并不等于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正是因为作出了太多的妥协,所以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环节都存在风险和漏洞。陶东来作为旁观者,自然更为清醒地注意到了这些问题,所以并不赞同他们的主意。

曲余同此时也颇为沮丧,脸色灰白,无精打采地说道:“难道真要将宁波府拱手让出?这……唉,本官实在不甘啊!”

陶东来微微摇头道:“你们不用急着放弃,这事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两人一听陶东来这话,似乎事情尚有转机,石迪文连忙问道:“陶总,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这个危机?”

陶东来微微点头道:“如果你们的对手真是杨嗣昌,那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曲余同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立刻起身深深一揖道:“还请陶大人明示,接下来需要如何行事才能化解眼前危机,本官必定力配合!”

陶东来摆摆手道:“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别做,先等消息。”

“等消息?等哪儿的消息?”曲余同不解地追问道。

陶东来指了指自己鼻子道:“等我的消息。近期我国和大明之间有些事情要商议,届时应该也会谈及到两国间贸易关系问题,我会找机会提一下宁波这边的情况。曲大人对两国贸易极为重要,我国当然会支持曲大人继续留任。”

曲余同闻弦歌而知意:“原来陶大人此次来大明还会与杨嗣昌碰面?”

陶东来口风倒是很严,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见不见他目前还没定。不过曲大人放心就是了,你遇到的问题,在宁波的确是大事,但放到更大的环境中来看,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解决。退一万步讲,就算宁波知府要换人,曲大人也不用担心退路,今后如果愿来我国发展,不管是继续走仕途还是经营其他产业,都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陶东来对曲余同还是比较赏识的,此人能在几年前就果断与石迪文联姻,其眼光和胆魄在大明官员中都可算是上乘,而其担任宁波知府一职已有数年,治理地方的经验也不差,如果能挖到海汉来当地方官,应该也能很快适应。当然了,要发挥其最大的作用,目前看来还是继续留在宁波知府的位子上比较好。有他在宁波坐镇,海汉在江浙地区的贸易状况也会更有保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