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昭几个人脸上贴着一张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面皮,见状险些笑出声,这知府小舅子,未免也太有趣了吧。

他们的表情,险些有些控制不住。

尖脸男人跌倒在地上,一张白皙的面庞面朝着地板直直的倒了下去,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脸已经先着了地。

“啊——”

尖脸男人脸着地,顿时一阵剧痛从脸上袭来,紧接着四肢也传来了疼痛,他忍不住闷哼出声。

原本站在尖脸男人身旁的几个下属,如今都纷纷别开了眼睛,不敢再看。光听到这“咚”的一声,就能够想象究竟有多疼了。

更何况,还是脸先着地……

公子素来爱惜自己的面皮,如今却被知府大人这么狠狠一推,恐怕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几个下属也不敢看,也不敢过问,只是低垂着脑袋,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如今知府大人气在头上,他们可不想凑上去,惹得知府大人不开心。否则这下场,他们根本承受不住哪。

虽说他们是尖脸男人的手下,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尖脸男人在知府大人的面前,那是一个屁都不敢放。尖脸男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他们这些小喽啰?压根儿就不够看的。

苏晚卿看着倒在地上的尖脸男人,他这会儿已经反应过来,忍不住在地上滚了几下,捂着脸哀嚎了几声。

“我、我的脸好痛……”

校园美女麻花小辫惹人爱

知府大人看着尖脸男人倒在地上,眼里的怒气尚未散去,这会儿瞧到了苏晚卿,恰巧捕捉到了她眼里的一点极浅的笑意。

知府大人胸中一股怒气又上来了,这个女人,难不成是在笑他?这会儿他终于发现,除了平日里尖脸男人手底下的那几个人,还有其他几个不认识的人,男的女的站在一块儿。

这些人,是谁?

他指着苏晚卿,怒声道:“你笑什么?还有你们是谁,为何随意闯入本大人的府邸。外面的守卫死哪儿去了,难不成都没拦着吗?”

苏晚卿一脸无辜,并未被知府大人的怒火所吓到,出乎知府大人意料之外的是,苏晚卿还向前了一步,一脸惊喜的说道:“原来您就是传说中的知府大人,我们几位是今日刚从其他地方过来的,之前听说了知府大人的名望,心生敬意,特意上门拜访,希望没有唐突了知府大人。不过您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如传言一般气质非凡,令人一见便心生敬畏。恐怕也只有知府大人这样的人,才有如此非凡的气质。”

苏晚卿脸不红心不跳,张口就来彩虹屁的模样,她身旁的几个人表示,他们已经习惯并且麻木了。

知府大人听了苏晚卿的话,再看看她惊喜不已的小脸,即便自己做知府这么多人,却也看不出来,这个女人的表情有任何作假的迹象,反而那一双亮晶晶的星眸里,充满了真诚。

难不成,她真的是这么想的?

知府大人想到这里,原本臭烘烘的神情,顿时缓和了不少。

“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没想到本大人的名声,居然传出去这么远吗?”

苏晚卿一脸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们是从东边一个小城来的,早前听说知府大人为了这座城池呕心沥血,实在令人钦佩。更何况,这周围青山绿水环绕,风景独好,小女子早就想来见识一番,如今听到知府大人的所作所为,更是名不虚传。我们这般鲁莽而来,还望知府大人赎罪。”

苏晚卿说完之后,迅速的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过今日一见知府大人,小女子认为,您必然是个心胸宽广的大人,想必不会与小女人计较的,知府大人您说是吗?”

知府大人原本想说什么,结果被苏晚卿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他被人打扰,自然心中有气,不过敲门的也并不是这几个人。更何况,这个女人都这般说了,若是自己还发脾气,岂不是说明自己其实是个很小气的人吗?

他作为堂堂的知府大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小气呢?不存在的。

因此,知府大人瞥了一眼地上还在哀嚎的尖脸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怒气,但在看向苏晚卿的时候,表情倒是温和了不少。

“原来你们是从东边过来的,听说东边经济繁荣,伫立着几个大国,本大人也没见识过呢,也不知道你们是从哪个国家来的?”

知府大人到底也不是太蠢,东边有好几个称得上名号的泱泱大国,他也并非不清楚。面前这几个人来历不明,若只是为了风景和他的名声而来,听起来似乎不是那么可靠。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名声的确还不错,但也不至于传到东边这么远吧?

因着知府大人对自己的“正确认知”,所以他看向苏晚卿的眼中,多了一丝怀疑。

苏晚卿指了指地上的尖脸男人,一脸歉意的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民女一行人,其实是过来做生意的,早就听说这边资源丰富,田地富饶,作为生意人,自然想要来见识一番,还望知府大人不要介意之前小女子没有第一时间道来。但之前我们在大街上,原本还坐了几辆马车过来,只是这位公子想要抢占民女的马车,民女听闻知府大人公正严明,特意过来找到知府大人,想要请知府大人为民女找回公道。”

知府大人愣了愣,小眼睛张大了一些,正想要说什么,苏晚卿却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立刻又说道:“只是这位公子说,他是知府大人的小舅子,即便抢了小女子的马车,也是用来孝敬知府大人的,知府大人绝对不会介意的。民女不相信,这位公子还抓着民女想要给知府大人赔罪。知府大人您且说一说,这位公子,长得尖嘴猴腮的,怎会是相貌堂堂的知府大人的小舅子呢?你们二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哪!”

苏晚卿晶亮的眼睛盯着知府大人瞧,正在等着他的回答。知府大人沉默了一下,想要说什么,但他总觉得,若自己说出这女子不乐意听的话,她眼里的光芒一定会暗下去,并且会自己感到失望。

知府大人并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一个慕名而来的女子感到失望,虽然仔细推敲,就能够发现,苏晚卿的话语中其实还是带着漏洞的,只是知府大人此刻,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他的心里没由来的,居然还多了一丝愧疚。这是作为知府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有过的情绪。

大抵是因为,这个女子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盈满了“崇拜”吧,知府大人如是想到。

这个尖脸男人,尽给自己找事!

知府大人想着,忍不住暗中狠狠地瞪了一眼地上的男人。

这会儿尖脸男人已经缓和过来不少了,他身边的几个属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身边,把他给扶了起来。

若是这会儿不帮他,事后尖脸男人找他们算账,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哪。

尖脸男人刚被扶起来,脸上还在冒着血,原本就惨白的脸,如今看起来更是触目惊心。他半眯着一只眼睛,鲜红的血顺着额头慢慢流下。尖脸男人想要伸手去触碰自己的伤口,却又没有那个胆子,一只手只能悬在空中,伸也不是,放也不是。

他听到苏晚卿一本正经的说着自己的坏话,跟她当初与自己说的措辞,完全不一样!

这时候的他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个女人根本就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不是在胡言乱语吗?知府大人怎么可能会相信她的话?

好哇,他这么信任她,还将她给带了进来,没想到她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给自己泼脏水!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

尖脸男人顿时就怒了,也顾不上脸上伤口疼得不行,当即就喊道:“知府大人,您可别听这个女人胡说,明明是这个女人冒犯了您,我把她抓过来向您赔罪的!如今她却在您的面前信口雌黄,您可千万别相信这个女人的鬼话!”

尖脸男人叫嚣着。

知府大人一听,眼中清明了几分。尖脸男人是个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他也没必要因此而欺骗自己。更重要的是,知府大人觉着,他根本没有这个胆子。

难不成,真的是这个女人欺骗了自己?毕竟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谁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自己说不定,险些就被她骗了呢!

知府大人想到这里,看向苏晚卿的眼中,顿时凌厉不少。

“他说的话可是真的,你之前在外面做了什么?”

苏晚卿一听,眼中顿时委屈不已,甚至涌上了几丝泪花,衬得她晶亮的双眼更是水汪汪,虽然面容平凡,但看着那双眼睛,却依然令人忍不住心疼,想要去怜惜她。

“知府大人,原本小女子不欲提起,打算放这位公子一马,但没想到这位公子居然如此咄咄逼人,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小女子将真相说出来了!”

苏晚卿说到这里,眼神忽而变得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