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画作都是有灵性的东西,你觉得它值这么多钱就值这么多钱,画缘也是一种机缘巧合。..co见不一定拥有,得不到是因为你的缘还没到。”胡炜用起了姻缘学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佛还是讲道。不过,这话灌到刘凯的耳朵里却柔顺若风,“好吧!就这样吧”。

“刘总,我给你包上吧!”胡炜眼睛一瞄就知道这事成了。

“好的,胡老板,给我找个精美的礼盒装好。”说着他就伸手去后面裤兜掏钱包,忽然他的脸色大变,嘴角一阵哆嗦:“草,你大爷。”他开始向人群里搜索可疑分子,那个跟他一起的女孩没啦。刘凯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竟被美人鱼偷啦!

“刘老板怎么回事?”胡炜发现他的表情不对,忙问他一句。

“刚才被小姐姐偷了,这钱暂时付不了啦。”刘凯简单的说了一下被偷的情形。

“没事,我先给你包上吧,既然都是李哥的朋友,什么时候给都一样。”胡炜很笃定,他觉得这条线放下去值。

“那怎么好意思呢?”刘凯也是混迹场面的人,他当然知道胡炜的心意。

“交个朋友,一生二熟,三长四久。”胡炜将包好的礼品盒递给了刘凯。刘凯将自己的名片递给胡炜,胡炜双手接过,然后放在上衣袋里。

一番客套之后,刘凯将礼盒夹在腋下,从前面裤兜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喂,强子,我在夜市被人掏了包,钱包是鳄鱼皮的,里面有身份证和银行卡,还有一部分现金。”说完,刘凯就挂了电话,他冲胡炜一笑,缓缓的离去。

胡炜听得明白,他能猜到刘凯口中所说的强子,那强子的名应该是郑伟强,是中城联防队的队长,没干这之前也是混社会的,个子1米8,体格魁梧,力量大,人称强子或者大个强。胡炜喝了一口茶,心想谁偷了刘凯的包呢?

夜市如同以往一样热闹,声声吆喝不断,人来人往攒动。

胡炜正打算抽根烟时,一个女孩一下子冲在他跟前一个劲喘气,手不停地抚着惊魂不定的心:“完了完了,胡哥,我闯祸了。”

单纯女孩受不了都市的快节奏生活

“怎么回事?”胡炜第一次看见紫云这样慌张。

紫云正是刚才跟着刘凯的那个女孩,她不是道上混的,只因刘凯走路太嚣张,所以她就临时起意搞了一下刘凯,顺便牵了头羊。紫云的动作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她只是利用了刘凯的好色和自大的土豪心理,轻易地取了他的包。

紫云刚一回到住处,就听她的闺蜜告诉她:强子放话出啦,说在夜市上谁把客户的包拿了,赶紧拿出来。..co包不是难题,只不过紫云不是圈中人,行帮里的规矩是绝不会让一个外人破坏的。要是被盗帮知道是紫云干的就惨了。现在放在紫云面前的路就只有两条:要么入行,要么剁手!一旦入行,紫云的清白就毀了,不入行,她将面临剁手的酷刑。

胡炜听她完整的说完事件经过,他决定帮她。

“喂,刘老板吗?”胡炜启用了他那部尘封很久的手机。

“你是?”

“我是古月字画的小胡啊。”

“哦,你是催款的吧,我等会会把款打给你的,这个你放心。”

“刘老板误会了,我不是来要钱的,我有个朋友犯病了想请你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我怎么放他一马?”虽然他懂得江湖,可他没见过江湖里那些骇人的规矩。

“烦请你通知一下你的朋友,就说包找到了,解释一下这是个误会。”

“胡老板,我的包你确认一下,是不是鳄鱼皮的,里面有我的身份证还有农行卡,钱无所谓我要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就ok。”

胡炜从紫云手里接过钱包,仔细检查了两遍,身份证银行卡都在,现金还有1523。

胡炜一一告知刘凯,刘凯听后频频点头,胡炜表示只要刘凯不追究,那幅牡丹图愿意双手奉上,不取一分。

刘凯听他这么一说,便知事情的轻重,他赶紧挂了电话,给强子打了个电话,说包找到,是自己不小心放在一个角落忘记了。

强子确认两次这才相信,赶紧撤了追杀令。

紫云听说撤了追杀令,这才抚着小胸脯拜谢胡炜:“谢谢胡大哥,我以后再也不贪玩啦!”

胡炜见她面色好转,只是苦笑一声,这个玩字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

“胡大哥,真不好意思害你亏了一幅牡丹图。”紫云不清楚这幅图的价格,她要是知道胡炜用8888换她的平安,她一定会激动得要跳起来。

紫云站在原地对着胡炜回眸一笑,胡炜顿时傻眼,原来紫云也有这么娇媚的一面。

看着紫云渐渐消失的影子,胡炜竟发出桀桀的笑声,这笑声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人潮退却,刘凯出奇平静地来到胡炜的身边,胡炜没有察觉到他的临近,他还沉浸在紫云的倩影中。

“胡老板,好。”刘凯在胡炜的肩上轻轻一拍,他怕把胡炜惊吓得一条,所以尽量放轻了手上的力量。

胡炜回过神来,点头示好。紧接着从摊位里拿出了他的鳄鱼钱包。刘凯接过钱包,分了根中华烟给胡炜,然后二话不说离开了夜市。

胡炜看着刘凯远去的背影,想像刘凯的感受,胡炜的心中顿时想到了我的地盘我做不了主。虽然损失8888,但是胡炜的心里是热乎的,在人人为我的世界里,胡炜认为很值。至少他是发自内心的在帮助一个人。

刘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胡炜的跟前,他的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小塑料袋。

“胡老板,这是买画的钱,请收下。”刘凯把黑袋子递给他,眼神中充满了信任。

“刘老板,我胡炜说过的话怎么食言,你就不要推迟了。”胡炜坚持不收。

“胡老板,你也说过,这画是有灵性的,8888分文不少,也不能少。”刘凯看重的是胡炜的人品,既然他可以分文不取地去救一个与己无关的人,那么救他的朋友呢?刘凯想到的是他的大爱,想到的是真爱无敌。他一定要与他结交,一个视钱如粪土的知心朋友。

没有索取只有付出,这种付出一定会有回报的,只不过时间的快慢程度不同而已。或长或短,或快或慢,或多或少,或有或无,福报轮回,生生不息。或者这辈子,或者下辈子,总而言之,有因必有果,往复轮回,因果报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