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雾想到她背上的伤。

   那伤痕……

   单独来看很奇怪,什么样的情况能弄出那样的伤痕?

   可如果结合她说的,和这个视频来看,似乎就能解释得通……

   当然前提是这个视频得是真的。

   现在科技发达,再真实的视频都有可能是假的。

   楚雾翻着网上的评论,视频流传得快,现在已经成为热搜。

   天使恶魔鸟人什么的,网友讨论得厉害。

   楚雾眼前总是不自主的浮现那血淋淋的伤口……

   心脏莫名的揪起。

   有些闷。

   肯定是病还没好的原因。

   和服美女夏日祭纯美治愈如初恋

   楚雾在心底给自己找个理由。

   初筝回来的时候,房间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瞧见。

   又跑了!

   出去的时候果然要锁门!

   下次一定要锁门!

   一定要锁门!

   靠!

   初筝一脚踹在床脚。

   小姐姐……接收一下楚雾的资料吧。

   王者号都为好人卡愁。

   这是遇见的什么魔鬼啊!

   怕初筝找它的茬,王者号赶紧将楚雾的资料放出来。

   楚雾。

   打小就多灾多难,但是生在豪门,楚雾除了倒霉一点,倒也没受过太多的磨难。

   他本来应该在原主的守护下,渐渐成长为一个成功人士。

   结果因为原主认错人,导致本来就倒霉的楚雾,更是霉运不断。

   本是如日中天的楚家,出现各种问题。

   在短短几年的时间,楚家不断缩水。

   楚雾亲近的亲人也是相继离世。

   楚家最后宣布破产,楚家的一些人觉得楚雾打小就倒霉,楚家走到这个地步,也是因为楚雾这个灾星。

   最后楚雾独自一人背负着破产后的巨额债务。

   他卖掉剩下的房产和父母留下来的一些东西,将债务还上。

   楚雾大学学医,因为楚父突然去世,他才回到楚家接手楚家的一切。

   失去这一切后,楚雾在一家医院上班。

   如果只是这样,楚雾也许还不会黑化。

   坏就坏在,褚戊似乎并不打算让楚雾这样下去。

   他买通病人,策划出医疗事故,将楚雾推到风尖浪口上。

   楚雾虽然有学历,然而已经好几年没有从事这个行业,这是对病人的不负责。

   医疗事故导致楚雾惹上官司。

   楚雾就是在这件事后黑化……

   总之导致楚雾黑化的是原主和褚戊。

   原主虽说是被褚戊欺骗,但是她确实间接造成楚雾后来的悲剧。

   初筝万万没想到,王八蛋给的任务越来越难。

   以前好人卡和她还没什么关系。

   现在已经发展到仇人关系。

   她要怎么让好人卡觉得自己是好人?

   亲服吗?

   初筝摸着下巴,好人卡其实亲起来很软的。

   还想亲……

   可惜跑了。

   都是褚戊这个狗东西!!!

   ……小姐姐为什么想着好人卡,又一下跳到褚戊了?!不懂不懂,它还是个孩子。

   夜凉如水。

   冷霜般的月华洒在大地上,天地如披上一层纱衣。

   梵麓庄园的别墅,鳞次栉比的坐落在茂盛的绿林中。

   巡逻的保安打着哈欠,走在林荫小道上,有风从小道尽头吹来,保安忍不住打个哆嗦。

   保安抱着胳膊,加快速度,准备巡逻完回去找人喝一杯。

   然而就在他走到六号别墅的时候,发现别墅某处似有光。

   六号别墅没人住……

   保安顿时想到关于六号别墅的传闻。

   以前他只是听人说过,自己从没见过,没想到今天会让他碰上。

   保安他咽了咽口水,心底胆小,没敢往那边去看,转身就跑了。

   初筝是在第二天接到梵麓庄园负责人的电话,让她来看一下房子,没有问题就走最后的程序。

   初筝坐车到梵麓庄园,负责人等在外面,跟着她一起去六号别墅。

   “初筝女士,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到六号别墅区,负责人突然吞吞吐吐起来。

   “说。”

   “这……这个别墅,它闹鬼。”

   “闹鬼?”

   “是啊,昨天晚上我们一个保安,看见六号别墅有灯闪,可是六号别墅已经快半年没人住。”

   初筝正经脸:“说不定是闹贼。”

   不过这个世界连守护天使这种唬人的职业都有,出现鬼似乎也不奇怪。

   天上有的,地下也要配套才行嘛!

   “肯定不是闹贼,这半年,不时有巡逻的保安看见这情况,哪个贼这么大胆,而且每次都是同一个地方,那地方总不能有金矿吧?我也在白天的时候和人去查过,什么都没查出来。”

   房子都卖出去了,负责人也不怕初筝反悔。

   但是他要是不说,如果事后人家知道,反而会找他们麻烦。

   “哪个地方?”

   “我带您去。”

   别墅里面的东西没有初筝上次看见的那么多。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人搬走了。

   负责人带着初筝一路上去,走到三楼的尽头。

   “就是这个房间。”

   房间空荡,没什么特别之处。

   负责人说这个房间,前任主人要出售,他们过来检查的时候,就是空着的。

   “初筝女士,您要是住在这里的话,多加小心。”

   负责人将别墅的钥匙交给初筝,还是忍不住叮嘱一句,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

   初筝高冷的点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负责人噼里啪啦说一大堆,初筝将人打发走,总算安静下来。

   “楚先生,您怎么回来了?”

   “还有点东西没拿完。”

   楚雾逆光进来,像是有人在他周身打上一层光晕,宛如希腊神话中,从光芒中走来的神,耀眼夺目,优雅尊贵。

   修长笔直的腿,踩着光芒,缓步而进。

   有些刺目的光芒一点一点褪去。

   露出男人挺拔修长的身材,面部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那是一张女人看见都会自惭形秽的脸。

   黑沉深邃的眸淡淡的瞥来,仿佛带着深空宇宙的秘密,神秘而浩瀚,却又冷淡。

   楚雾眸子微一眯,盯着站在客厅里的女生。

   她怎么阴魂不散?

   “楚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初筝女士,就是她买下您这套别墅。”

   负责人又倒了回来,还自觉地给两人介绍。

   楚雾:“……”

   这就是那个抬高房价的傻逼。

   为了接近自己,这么不折手段?

   楚雾更加相信初筝是褚戊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