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中午。

徐逸请各位大人物吃盒饭。

看着胡吃海塞,似乎非常香的徐逸,众人面带怒意,却都隐忍不发。

自然,那桌上的盒饭,也更不会去动。

“诸位都不饿吗?”

徐逸一脸佩服的道:“果然是器宇轩昂,不同凡响,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连肚子都比我辈经得起饿。”

所有人:“……”

“诸位远道而来,本王其实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茶也喝了,饭你们不吃,那就不留诸位多呆,我这南疆王府一片狼藉,正打算让建筑工人们重新修葺,今天是大年三十,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那就不送了。”徐逸下了逐客令。

一个个宗主家主,脸上泛起怒容。

“南疆王,本宗主大老远跑来一趟,就这么容易打发走?”

“这位宗主,有事就说嘛,你们坐在这一言不发,本王还以为你们是来看本王的,你们不说,本王怎么知道你们有什么事?”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清纯美少女日本和服写真小露性感美背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彼此的来意,却心里有顾虑,不愿率先跳出来开口。

“罢了,不如本王替诸位说。”

徐逸喝了口茶,淡淡道:“你们来的目的,无非是想要修罗传承,对么?”

“就不能是来杀你的?”其中一人厉声喝道。

徐逸笑了笑:“本王跟这位家主可曾认识?”

“不认识。”

“可有恩怨?”

“没有恩怨。”

“那你杀我作甚?”

“修罗人人得而诛之,否则一旦你成长起来,血屠天下,涂炭生灵时,我等今日袖手旁观,便是有罪!”

徐逸不禁鼓掌:“说得好!为了天下大义,杀我这么一个修罗,说得过去,那这位家主还等什么?动手杀我吧。”

宣天力也坐在一旁,闻言心头一紧。

“南疆王,果然如传言中一样嚣张。”

“嘿嘿,南疆王好打算,这是想将我等也当磨刀石了?”

“南疆王只怕还是要低调点,说直白一些,你不过空有一个王者名号罢了,手中并无实权,莫要自误了性命才好。”

有一人出头,众人自然就跟上发难。

一片讨伐中,徐逸缓缓起身,身上有霸气显露:“本王从未有过任何畏惧,诸位家主宗主有招数,不妨尽管用来看看,徐牧天人微言轻,却还有一腔热血,诸位若是想杀本王,不妨按照规矩,先排队交门票,若是想心平气和的谈谈,也请准备好神晶卡,本王有你们想要的,你们就得给本王想要的,这是交易。”

顿了顿,徐逸继续道:“如果是想盛气凌人欺负本王,那就尽管试试看,我这个南疆王,到底是不是靠嘴皮子得来的。”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

徐逸之前姿态拉得比较低,现在突然强势起来,让这些大人物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就算南疆王这个名头是虚的,但也是帝君亲封的王者,且现在还有宣天力这个神卫军统领在,他们如果要恃强凌弱的话,也确实不好出手。

“据我所知,南疆王也是有些下属的,神都势力交错,鱼龙混杂,如果他们也跟南疆王一样强势的话,怕是会出事。”九大世家之一的吴家主冷笑开口。

徐逸的双眸立刻绽放冷意。

以阎亡等人的安危来威胁他?

“吴家主,本王不要你的门票了,敢不敢与我一战?”徐逸直接道。

众人眼睛微眯,纷纷看向吴家主。

“就凭你?”

吴家主脸上泛起怒容。

他是八品超凡境,在神国内已经是排得上号的强者,即便是多年不曾与人动手,但也比徐逸高出整整一个品级。

没想到徐逸居然敢挑战他。

“就凭我!吴家主敢的话,可以上战天台,生死勿论。”徐逸声音完冷厉下来。

他要撕破脸皮,要打草惊蛇,要杀鸡儆猴!

至于有没有这样的实力,他内心自有思量。

吴家主脸色难看起来。

他的身份地位何等高贵,跟人上战天台,在无数人围观下跟人战斗?

耍猴?

对他而言,这是一种侮辱。

接受徐逸的挑战,他也丢人,赢了得不到任何好处,输了更是连继续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接受,等同示弱,别人绝不会说是他顾及颜面,而是觉得他怕。

堂堂吴家家主,怕一个后辈晚生,还是丢人。

一时间,吴家主有些后悔起来,不该当这个出头鸟。

可他也没想到徐逸居然敢这么刚,要越级挑战他啊。

“何须上战天台,就在这里,本家主就可以给你徐牧天一点颜色看看。

思前想后,吴家主打算就在这里跟徐逸一战,那也比上战天台要好。

“吴家主是想拆了我南疆王府不成?更何况,不上战天台,本王若是不小心杀了吴家主,只怕立刻就要遭到吴家所有高手的围攻,还要被帝君怪罪。”

徐逸淡淡道:“本王可不想再进一次黑死狱,吴家主,还是上战天台吧。”

众人心头微惊。

如果一开始他们还觉得徐逸是为了面子,不得不硬撑的话,现在就开始猜测,徐逸到底有什么底牌了。

七品境界,越级战八品,看起来还有自信能击杀吴家主!

“诸位慢慢聊,本统领先去上个厕所。”宣天力起身朝众人拱手,快步离去。

徐逸看都没看宣天力一眼,依旧死死盯着吴家主,语气轻蔑:“吴家主,你敢吗?”

吴家主再沉稳的心态,也被徐逸搞得有些崩。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他,挑衅他,吴家主已经觉得非常丢脸,仿佛被人狠狠扇了几巴掌似的。

他没有将目光看向其他人,用脚趾头也知道,这些狡诈如狐的家伙,绝不会为自己说一句话,都做壁上观,恨不得自己能够答应徐逸的挑战,为众人试探徐逸的虚实。

输了,他惨,其他人无碍。

赢了,他也惨,帝君心中依旧会不悦,而且据说徐牧天跟德公关系非凡,如果德公记恨在心,向帝君吹点耳旁风,吴家就要受到打击。

顿时,吴家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有种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