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童童以为自己说的够明确的,胡一诺应该不会太厚脸皮,非要死缠着她提要求。

当然,这也是舒童童自己以为的。

事实证明,舒童童还是低估了人的复杂性。

胡一诺宁可厚着脸皮求舒童童,说明她真的很执着于这件事情,更有别的目的。

“童童,你不是需要钱吗?如果我出钱,当是住酒店了,反正你男朋友不会回来,你赚这笔钱,可够你兼职好久了。”

舒童童看着胡一诺再提出这事儿来,她不想要放弃的执着,舒童童干脆也说的很果断。

“不可能!我说过这不是我家,我无权做主。胡一诺,你不要再问了,我不可能答应。你给多少钱也不行。”

“你……别这么固执行吗?有钱不赚是傻瓜,你不是一直缺钱吗?日后我也可以帮你介绍更好的兼职,让你赚的更多。而且你男朋友对你这么好,你就是借给同学住两天,不让他知道,即便知道了他也不会怪你吧?”

“不行!就是不行!”

胡一诺还想说什么,舒童童即刻打住。

“胡一诺,我不管你什么目的,我不同意就不会同意。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去找别人,如果想要住酒店,就去住酒店,跟我耗没意思。我只会更厌烦。”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胡一诺就再也不能说什么了。

制服元气少女郊外旅行图片

她看着舒童童沉下来的脸色,她也表情难看。

胡一诺从来没有这么在一个人面前如此求人,或者是有些放低姿态的。

当然,她把自己在常依馨面前的卑躬屈膝,伏低做小都忘了,或者说她自己认为那不是一回事儿。

常依馨是真的有资格,让她如此放低身段,但是舒童童这个一直在胡一诺心中还是看不起的人,胡一诺自然在心底深处觉得自己比舒童童高人一等的样子。

她都如此求舒童童了,可是没想到舒童童还是这么的拒绝自己,胡一诺的内心,真的充满了嫉恨。

胡一诺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舒童童的,如今这个自己看不起的舒童童却比自己过的更好,而且自己还需要求她,这让胡一诺一再压抑的心,更扭曲了。

可她还是个能忍的,至少现在还忍着,是因为舒童童跟她男朋友还没分开,也因为上次凌晨曦来警告起的作用。

至少在舒童童还不能得罪的时候,她不敢真的跟舒童童翻脸。

所以压抑着充满着的怒气和嫉恨,胡一诺甩上了宿舍门离开了。

在她离开之后,舒童童叹息了声。

而离开宿舍的胡一诺,刚下楼,就碰到了一位身段很好,漂亮的军装女人。

“同学,你好,麻烦问一下,可以帮我问一下,舒童童是不是在这里吗?”

胡一诺看着眼前的女人,“你是谁?”

“哦,我是她的朋友。你认识舒童童吗?”

“……认识。你找她什么事儿?她今天不在宿舍,你要是找她有事儿,改天吧。”

胡一诺心思百转,看眼前的女人,还穿着一身飒的军装,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不知道眼前的女人为什么找舒童童,但是显然她是不知道舒童童的联系方式,甚至不知道舒童童是不是在这栋楼里,如此不熟悉她为什么找舒童童?

显然是不熟悉的人,甚至不认识的人。

而舒童童的男朋友还是军人,那么这个眼前的女人也是一身军装,又为什么出现?

胡一诺把她平日心思和聪明,都用在了这种事情上,在很快的时间内,她的大脑一通分析,最后面对着眼前的军装女人,探究着想要打听出来一些信息。

军装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婷。

白婷看着眼前的女同学,两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以一见面,就都容易看出对方的段位。

然后白婷一笑,“这位同学怎么称呼?如果今天舒童童不在,那要不我们聊聊?我想了解一些舒童童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一说吗?当然,不白让你说的。”

利益诱惑,显然也不是舒童童的亲人的。

所以,胡一诺欣然同意,两人一个眼神就勾搭到一起,走出了学校。

白婷跟胡一诺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进了一个包厢,似乎相谈甚欢了。

……

舒童童距离上次见到厉晏,也有一个多月了。

两人不过偶尔电话联系,视频中见面。

说来也是奇怪,年前两人也是如此联系,并不觉得思念如潮。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舒童童很多时候都会发呆,想着厉晏。

要不是她事情多,可以充实一下时间,她只怕是相思成灾了。

思念累积越多,不会慢慢消散,反而会越来越想,越来越有想要冲动相守一生的感觉。

所以舒童童在一个周末,终于忍不住的,还是自己坐车,去了厉晏的驻地。

她没有告诉别人,哪怕厉晏不在,舒童童也想着能多靠近他一点。

如果厉晏不那么忙,她就可以见到人,如果厉晏很忙,那么她就默默在部队旁边,也算是靠近厉晏了。

所以她悄悄的坐车,去了驻地。

她早上很早就出发了,到了驻地的时候,她先去了上次去的超市,又见到了那位比较热情的大姐,聊了会儿。

“小姑娘,又来了?可是好久没见你了呢,怎么这几个周末没过来啊?”

她知道舒童童在帝城上学,所以她以为小姑娘周末都可以来的。

“我上次生病了,养了一段时间,我没过来,我男朋友回去看我的。这两个月没来,他好像比较忙。”

“哦,也对。最近这里面好像是挺忙的。我听几个家属说,这人都不怎么见到面呢。不过这是常态,他们动不动就来个什么比武还是演习的,就算是平常训练也不轻松。他们也是够累的,小姑娘可得多疼疼你男朋友呢。”

舒童童抿着小嘴儿,眼睛弯成了月牙。

“我知道的,我也心疼他。”

“这姑娘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以后肯定是个好军嫂。哎,当军嫂可不容易,我认识好几个,都因为受不了老公不在家,有不少怨言,甚至离婚的。小姑娘将来结婚,可要想清楚。”

舒童童点头,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