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柔被苏母劝住了,没再提离婚,但她心里却打定了主意,婚必须离了。

不管霍修是否知情,他找了那种狠毒女人就是最大的罪,而且还向女人泄露了她和儿子的住址,要不是叶先生凑巧路过,她今晚肯定清白不保,也活不了了。

沈婉仪只觉得讽刺,五年前霍修离开时,再三叮嘱她和儿子,不可回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