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仇天的心里颇为震惊,没想到林天成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愿意为他血族子民说话。

他对林天成说道,“败在你的手里,我死而无憾。”

只见宁仇天浑厚的真气地道蓄积于掌心竟然朝着自己的眉心部位一掌拍了下去。

顿时,一股强大的能量激荡的开来,震荡的大家的衣角猎猎作响。

血族的子民一个个纷纷跪倒在地上,默默的为他们的族长祷告。

而后,宁仇天的尸体飘飘然朝着地面之上坠去。

宁仇天想要壮大血族的想法没有错,有错的只是他那方法过于恶毒。

林天成来不及理会宁仇天,飞身来到了张秋月的身旁。

张秋月体内的两股血脉之力还在不断的冲撞,从她的体内发出了爆竹轰鸣的声音。

林天成毫不犹豫的从玉净瓶中取出了一部分生命灵液送到了张秋月的口中。

很快,在强大的生命之力作用下,两股血脉之力完得到了压制。

张秋月额头上陡大的汗珠开始渐渐消失,面目也变得不再那么狰狞。

Candice大摆性感的pose

只是,张秋月的体内却因为这两股力量的冲撞,五脏六腑早已变得千疮百孔。

要想完医治好她身上的伤势,恐怕需要耗费非常之多的电量,林天成的身上现在只有6个电。

苏岚极为担忧的询问道,“天成,怎么办?

秋月姐已经昏迷过去了。

你,你若是需要我的配合的话尽管说。”

云梦瑶也上前一步说道,“我也可以。”

云梦瑶和张秋月的交情并不是那么深,甚至说两人之间就没有多大的交集。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张秋月杀了血婆婆。

要知道血婆婆可是没少折磨过云梦瑶的爷爷云中鹤。

如果能够配合林天成救治好张秋月,那她自然是乐意的。

苏岚的身上暂时恐怕充不到什么电。

但林天成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云梦瑶的身上充电了,想来充电的效果应该是非常可观的。

但,这一次她们两人林天成谁都不用。

因为,张秋月已经正式算是林天成的女朋友了。

用她身上的电来帮她医治伤势是最好不过的了。

而且,整整一年多了,林天成只是在张秋月的身上小小的充过一次电。

所以她身上的电量必定是非常可观的。

林天成抱着张秋月回到了曾经他在炼丹师协会住过的厢房。

就这样,林天成和张秋月在厢房之中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果然,张秋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超级充电宝。

通过一番深入交流之后,林天成竟然直接充到了100个电。

还记得上一次充到100个电,是在琉璃宗宗主云梦姑的身上。

这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年之久。

眼下,这里的危机也已经解除了。

巫婆子也告诉林天成,中都东域的一个顶级势力罗刹殿已经盯上了那三张地图。

林天成觉得是时候回天市一趟了。

“不知道秦雪那丫头这两年来有没有想我。

还有云梦姑是否依旧那般的冷艳!谈妙音……” 因为谈安富的事情,林天成和谈妙音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敌对的状态。

后来,林天成又设计害死了谈妙音的两个师兄,谈妙音自然对林天成恨之入骨。

所以她和林天成之间只有相互利用的关系,并没有其他的感情。

在离开天市之前,林天成饶了谈妙音的师父赵谷子一命,而作为条件,林天成需要帮谈妙音统领好整个一气宗。

“也不知道一气宗现在怎么样了?”

林天成想到自己现在有了充足的电量,便打算帮秦雪和云梦姑两人种植一颗天地灵材,到时候送给她们提升实力。

至于,谈妙音,林天成也并没有吝啬,也打算送她一颗同样的天地灵材。

因为谈妙音要帮助林天成统领好整个一气宗,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的话,林天成这甩手掌柜恐怕当的也不舒坦。

细细一想,恐怕她们三人的实力都已经达到了金丹期初期境界吧。

所以林天成在农场主应用中的三块红土地上分别中上了三颗七星聚灵果。

即便是在中都东域,聚灵果都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灵材,更别说是七星聚灵果。

血婆婆当时为了得到一颗聚灵果,不惜请嗜血佣兵团团长慕山帮她去迷离之域寻找。

而当时,她就已经给出了400块灵石的价格。

本来,这聚灵果主要针对的是金丹期中期突破到金丹期巅峰境界的灵材。

林天成这么做,无非是想让这三个丫头拥有更深厚的底蕴,到时候突破到大乘期境界的时候将会更加的轻松。

购买了三颗聚灵果的种子之后,林天成就只剩下40个电了。

因为林天成知道一个叫做罗刹殿的可怕势力已经盯上了三张地图,所以他也不敢贸然部耗费掉电量。

必须得尽早做好准备。

张秋月也已经渐渐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她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已经完好了,望着林天成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可是,她猛的想起一件事情了。

一觉醒来,自己竟然和天成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这,我,你……”张秋月惊惶失措的说不出话来。

她连忙掀开被子查看了一下,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

张秋月的脸色通红一片,红润的几乎可以渗出鲜血。

如此娇羞的样子,甚是可爱,林天成的心神不由的为之一颤。

此时的秋月是如此的美丽。

从认识张秋月到现在,林天成有两次深深的被她的美丽给震撼到了。

一次是在九幽境的时候张秋月穿上了公主礼服,那简直美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而另外一次,就是眼前的秋月,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似乎轻轻一咬就能够渗出水来。

林天成忍不住亲了上去,张秋月却连忙伸手制止。

“慢着,我还没有答应做你女朋友呢!”

“我管你答应不答应,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林天成一把抱住了她。

“你混蛋!”

张秋月的脸上虽然带着几分愤怒,一双粉拳捶打着林天成胸口。

张秋月一开始还极度反抗,后来身体开始变得诚实。

是日,林天成利用360杀毒软件帮助总会长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伤势。

总会长本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再加上最后一点真气力量的消耗,所以他没有挺过来。

包括张大师在内的七大炼丹师协会总部长老给总会长摆下了盛大的“送终宴”。

分布在其他四大域的炼丹师协会分部会长都得到了消息,纷纷赶了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