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强刚才并未说实话,对于辉昂制药的情况,他并不是在研究美国股市的时候了解的,而是在研究美国制药行业的情况时注意到的。

牛小强为什么要特地研究美国的制药行业呢?这是因为他的名下有一家神农制药厂,牛小强觉得神农制药厂的产品都很不错,如果能够出口到美国,就可以大把的挣美元了。

不过美国制药行业的准入制度十分严格,一家来自中国的制药企业是很难进入美国市场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牛小强准备找一家美国的制药公司下手,先把对方给收购,然后再以这家制药公司的名义投产神农制药厂的产品。

如此一来就能绕过最严格的审查环节,不需要费脑筋去跟美国的相关部门打交道了。

芭芭拉不了解这个情况,但她十分相信牛小强的判断,因此她才会立刻下定决心,准备再次听从牛小强的劝告,继续追加投资。

除了追加对股市的投资,芭芭拉还有另一个想法,只听她接着说道:“牛先生,我已经跟我哥商议过了,我们两个一致认为你是个商业天才,想跟你合伙开一家投资公司,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只要你点头,资金方面的问题由我们来解决,你只需要帮我们制定投资规划就行了,至于股份,我们兄妹各占据百分之三十,你以技术入股的名义,占据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样的股权分配方案你还满意吧?”

芭芭拉说话间满脸的期待之色,一副希望牛小强立马就点头答应的模样。

她跟科恩布什提出的这个股权分配方案看起来是他们吃了亏,其实仔细的想一想,你就会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按照这对兄妹的意思,三人联合成立的这家投资公司今后将按照牛小强制定的规划开展经营活动,也就是说他们兄妹只负责出钱,至于该如何挣钱的事情,就需要牛小强去考虑了。

在美国这个地方,资本可谓遍地都是,但像牛小强这么厉害的投资人却极其罕见。牛小强可以确保让公司稳赚不赔,并且是大赚特赚,其他人谁敢打这个包票?因此真要说起来,吃亏的是牛小强才对。

当然了,芭芭拉和科恩布什这对兄妹的身份不一般,也不是谁都可以跟他们合伙开公司的。

因为他们背后依靠着一个庞大的家族,这可是一笔巨大的无形资产,他们无论做什么买卖都可以得到家族的关照。这种资源是其他人渴望而不可得的。

清丽脱俗女孩修长玉腿赏心悦目外拍美图

两人之所以会选择跟牛小强合作,主要是牛小强展现出的实力太过逆天。

牛小强白手起家,短短三年时间就取得了如今的成就,这在兄妹两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除了在实业方面成绩斐然,牛小强对于股市的精准预判也让两人颇为震撼。美国股市几乎就是按照牛小强的话在运转。牛小强这种近乎于神棍的表现彻底让兄妹两折服。

即便是见过不少大世面的兄妹两,也为牛小强这个极其优秀的年轻人所倾倒,因此芭芭拉才会在牛小强还没回来的时候,就急不可耐的去帕卡德汽车公司找他谈合作。

牛小强的私人电话原本是芭芭拉的,被她的哥哥送给了牛小强,因此芭芭拉知道牛小强的私人号码。她之所以没有拨打这个号码,那是因为她觉得在电话中谈合作显得诚意不足,还是当面谈比较好。

牛小强微笑道:“芭芭拉小姐,不知你们手里一共有多少资金?”

芭芭拉立马回答:“我们加起来一共有四百万美元的现金。”

牛小强哦了一声,接着笑道:“要不这样吧,我个人出资一百万美元,再加上技术入股的方式,一共占据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你们兄妹两人各自占据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只要你们接受我的条件,我就答应你们的要求。”

芭芭拉稍稍思考了一下就点了头:“好吧,就这么办。”

谈妥了股权分配的问题后,芭芭拉询问道:“对于这家公司的名字,不知牛先生有没有什么想法?”

牛小强摇摇头:“我对公司的名字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你们自行决定就行。”

芭芭拉笑道:“既然如此,就由我来决定吧,这家投资公司是在波士顿成立的,就叫它波士顿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波士顿风投,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公司的注册事宜,然后立马开展业务。”

牛小强呵呵一笑:“在开展业务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芭芭拉好奇道:“什么要求?”

牛小强实话实说道:“我想让你们终止对辉昂制药的股票买入行为,把这家公司留给我。”

芭芭拉不清楚牛小强的意图,忍不住问道:“这是为什么啊?”

牛小强笑得很灿烂:“因为我想收购这家制药企业,把它作为跳板,今后在美国投产我在中国的制药公司的产品。”

芭芭拉知道牛小强在中国拥有一家制药企业,虽然答应牛小强的要求会让她损失一笔高额利润,但只要牛小强出手,波士顿风投公司今后就必定会挣到更多的钱,孰轻孰重芭芭拉还是分得清的。

她倒也豪气,干脆好人做到底,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建议:“要不由我来操作收购辉昂制药的事情吧,就当做是对你答应跟我们兄妹合作的回报,操作的资金由我们兄妹来出,收购成功后你再把钱转给我们就行。”

牛小强也不矫情,欣然点头:“没问题,就这么办吧,如果资金不够的话,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第一时间把钱转给你。”

牛小强对于芭芭拉的气度越发的欣赏,美国人是很讲究原则的,这一点跟中国人差别很大。

在美国,即便是夫妻关系,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会因为关系很近就轻易违背原则。

中国人就不同了,干啥都要攀扯上关系,关系越硬事情就越容易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