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威摆了摆手,很不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道:“先不说你会面相之事,本伯非常好奇,你这青木放屁的名字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青木不是第一次听明国人问这个问题了,丝毫没有尴尬之意。

   他很正经的回道:“我姓青木,名放屁......”

   顾威挑了挑眉头:“我知道啊,然后呢?”

   “其实我的原名是青木洋伟,因出使大明之前,德川大将军召见在下,宴会上在下忍不住放了几个屁,德川大将军觉得在下有趣,没有降罪,便给在下取名叫青木放屁......”

   说起这件事,青木放屁颇为自得,自己在征夷大将军的宴会上放屁,还放了个连环屁。

   大将军非但不责备,还亲自赐名,这等荣耀,幕府上下何人能得?这就是重视!

   顾威剑眉倒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这名字......真奇葩!”

   青木放屁笑呵呵道:“正山伯缪赞了!”

   顾威露出一副探讨的表情,道:“青木先生,你原来青木洋伟的这个名字,我觉得很有意义,让我想到了大明的‘阳痿’,你是这方面有问题,才取个名字提醒自己的吗?或者你的老父......”

   青木放屁的脸彻底黑了,宛如黑锅底一般,气抖冷!

   即便很生气,可看到这个大明伯爵认真而诚挚的表情时,心中的怒意顿时消了一半。

   上小弄堂里的青苹果少女

   人都是好奇的,大明伯爵这番话,或许是真的出于好奇。

   加上自己有求于他,还是算了吧,就不骂他了!

   青木放屁心里自我安慰着,不过心中还是憋得慌,很不舒服!

   不等他开口回答,只听顾威接着道:“青木先生,本伯刚刚失礼了,我是行伍出身,没什么文化,说话粗俗,很多东西都是从字面上去理解,有不对的地方,还请青木先生多铎见谅!”

   好了,面子下来了!

   青木放屁心中长呼了一口气,只是心里还有些憋屈,蛋疼,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自诩文人,精通中文,得知顾威是行伍出身,青木放屁文人的气质油然而生,暗暗鄙夷这位大明的伯爵,将之定义为无知匹夫!

   顾威身后的亲兵队长却是暗暗发笑,正山伯这些年读的书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本,其学识堪比老秀才,这些话分明是故意羞辱这日本使者。

   整个大明军方,谁不知日本国勾结鞑清,上面更是将日本国定为将来要攻伐的目标之一,谁会给这些倭人好脸色看?

   且看正山伯如何玩弄这倭国使者!

   青木放屁不想与顾威计较,当下开门见山,直言道:“正山伯,本使此番前来,是想......”

   “等一下!”

   顾威再次打断青木的话,插嘴道:“青木先生,本伯还有一个问题?”

   青木略显不耐,道:“还请正山伯示下!”

   顾威道:“先生刚刚说德川大将军赐你名字,本伯有些好奇,那德川家光只是征夷大将军,如何能赐名?你们日本国的小王呢?”

   青木嘴角抽搐,眼前这位大明伯爵,竟扯到了日本的政局上,还将日本天皇说成了小王,真是令人感到生气!

   青木皱眉道:“我们日本国的军政之事,是由征夷大将军掌管。”

   顾威自然之道,日本的征夷大将军可以开创幕府,幕府是将军的政府,也是日本的中央政府,设有行政,司法、军事等一套统治机构,幕府独揽统治大权,天皇早就成为了傀儡。

   不过,他这次就是准备好好的怼一怼这帮小倭寇。

   顾威皱着眉头道:“这么说来,贵国的征夷大将军是篡位了?或者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青木放屁脸色一变,道:“这是我国内政,还请正山伯不要干涉!”

   顾威呵呵笑道:“本伯哪里是干涉你们国事,只是不明白,你们日本国的小王为什么那么菜,让一个将军给架空了!”

   青木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噌的站起身,朗声说道:“天皇不是正山伯理解的小王,而是日本的皇帝!”

   “你放屁!”

   顾威猛拍茶案,站起身来指着他道:“天下只有一个皇帝,那就是我大明的天武皇帝!你一个日本小国,也敢称皇?”

   青木放屁据理力争道:“正山伯,我们不是小国,是和大明平等的国家,这一点,毋庸置疑!”

   “哦,是吗?”

   顾威呵呵一笑,侃侃而谈道:“若本伯没记错的话,在三国时代,你们倭国出了个什么卑弥呼女王,她向曹魏称臣,还想为魏明帝曹睿暖床,可惜距离太远,女王只能一个人孤枕。”(《三国志·魏书·倭人传》)

   “隋唐时期,你们倭国又连续的派人来中原学习,执弟子的礼节,身份从睡觉的女人变成了弟子。”

   顾威继续道:“大明永乐二年,我朝三宝太监郑和奉成祖皇帝旨意下东洋,督师十万从桃花渡(浙江宁波附近)出使你们倭国。

   三宝太监向室町幕府第三任将军足利义满宣旨,并赠送了冠服等物,建立宗藩关系,允许你们倭国十年一贡,在我大明江浙贸易。”

   顿了顿,顾威面露不屑道:“莫非这些事情,你们倭国都忘记了?还想与我大明平起平坐!”

   闻言,青木放屁顿时目瞪口呆,眼前这位大明的武人,还是刚刚自己定义的无知匹夫吗?

   青木放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大明的武将都对日本国如此了解,他们是不是对日本国有什么想法?

   果然,只听顾威道:“要想与我大明平起平坐,摆脱藩属国的身份,你们直接宣战吧,击败了我们,就可以平起平坐了,能打个平手,我大明也都承认你们的地位!”

   青木放屁板着脸,心中既愤怒又惊恐,果然啊,大明是有想法的!太他妈欺负人了!

   作为使臣,青木放屁的心态还是不错的,安静了片刻,他稍微调整好了心态,尽量的露出笑脸,说道:“正山伯言重了,我国对贵国一向仰慕尊重。”

   顾威微微点头:“这才对嘛,藩属国就该有藩属国的样子,人臣之礼怎可忘了?”

   青木皱起眉头,对这位正山伯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这人绝对不是普通的武夫!比鸿胪寺卿冒襄还他妈难缠!

   青木放屁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来干什么的?

   老子明明是来催促审案的,怎么还跟着武夫辩论起什么藩属国的话题了?

   他说道:“正山伯,此番前来,下臣有事与您商量......”

   顾威面露不悦,道:“两国关系是本伯的底线,只要不触碰到底线,万事好商量,你刚刚的态度让本伯很不满!

   这样吧,你现在给本伯跪下磕个头道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行礼后再商量别的事情!”

   青木深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了屈辱的神态。

   最终,青木放屁以面见征夷大将军的跪坐式叩首,向顾威磕头道:“青木放屁,向大明正山伯致歉!”

   顾威哈哈一笑,道:“人呐,就得讲道理,常言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我讲道理,你也讲道理,这样双方才能互相尊敬,你是对不?”

   青木放屁仍跪在地上,嘴角抽搐,他从未见到如此无耻之人!

   可是心里那么想,嘴上还得应付:“是[书趣阁 ]!是!是!正山伯说的对!”

   顾威面露微笑,非常的满意:“起来吧,说说找本伯有什么事情?”

   青木站起身,长松了一口气,开口道:“正山伯,听闻那夏完淳杀我国海商一案,是贵国军法部与刑部会审,下臣希望您能早早审案,还我国商人一个公道。”

   顾威漫不经心道:“好说,这个案子我已经在看了,一个月之内开审,若是没有别的事,本伯就不陪贵使了,告辞!”

   说完,顾威当场走人了。

   青木放屁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合着自己在这折腾半天,得到的还是刑部门卫一样的回复?

   来之前自己还夸大明的武人实在,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