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此时从高处往下望,就能看见南方巨兽龙正和四只暴君感染体打成一团。

   双方一拳我一口,打得异常激烈,方圆五十米内都是它们的战场。

   远处的控尸者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小激动,因为它们觉得近战的情况下,暴君感染体能赢。

   毕竟现在是四只暴君感染体打一只南方巨兽龙,有着数量的优势。

   只要南方巨兽龙一死,那就没有生物能阻挡它们的脚步了,胜利必然属于它们。

   可惜情况似乎并没有它们想的那么简单,南方巨兽龙虽然近距离无法使用超·烈焰爆弹。

   但它的近战能力也是异常强悍的,不然也不会直接冲过来。

   何况四只暴君感染体身上的护盾都没了,还多多少少带着伤。

   以南方巨兽龙的超阶实力,就算一打四也绝对不是问题,只不过需要一点时间罢了。

   果然,随着时间流逝,四只暴君感染体在对战中开始乏力,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南方巨兽龙则是越战越勇,左一口,右一口,每次都是致命攻击。

   还不到一分钟,就又有一只暴君感染体死掉了,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直至团灭……

   眉清目秀白衬衫美女图片如此美丽

   它们的死法几乎一样,都是被南方巨兽龙抓住机会一口啃掉脑袋,没有任何挣扎的办法。

   而暴君感染体一死,剩下的双锤感染体和黑刺感染体之类的就没啥用了,纷纷被南方巨兽龙一口咬死或者一发超·烈焰爆弹喷死。

   这也意味着控尸者们想利用变异感染体小队拦截恐龙突围的计划失败了,并且是惨败,一只恐龙没杀着不说,还死了一大堆变异感染体。

   看着突围的恐龙大摇大摆地从暴君感染体的尸体上踩过去,后方的控尸者瞬间就崩溃了。

   它们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南方巨兽龙强得让它们无法接受。

   在所有计划都失败后,现在它们是真的没有办法阻止恐龙突围了,只能静静看着恐龙们离开。

   就算有新的办法,它们也不敢再使用了,毕竟有无法对付的南方巨兽龙在那里,任何虚招都是无效的。

   但控尸者们并没有停止进攻西风要塞的打算,因为已经损失了这么多感染体,要是中途放弃,那它们非得气疯不可。

   路军看着顺利突围的恐龙大军和没有新动作的感染体群,不禁冷笑了一下。

   紧接着他就让另一边负责牵制的A阶恐龙们撤退,去和阮冰等人会合。

   因为现在突围行动已经宣告结束了,继续牵制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同时路军也让小婉和阮冰等人加快脚下的速度,打算重整阵型。

   当然,为了威慑感染体群,路军并没有把南方巨兽龙召回来。

   而是让它继续在旁边闲逛着,时不时就朝感染体群喷一颗超·烈焰爆弹什么的。

   其实他刚刚在面对变异感染体小队时是不用把南方巨兽龙叫出来的,召出特暴龙和风神翼龙还有雷龙估计就够了。

   因为这三种恐龙和暴君感染体一样,也是S阶,对付暴君感染体绰绰有余。

   直接把南方巨兽龙召出来总有种用牛刀杀鸡的意思,太浪费了。

   但为了速战速决,以最快的速度给突围的恐龙们腾出地方,路军不想冒险。

   尽管事实证明他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可路军并不后悔,毕竟他的目的达到了……

   而另一边,八岐和知祸望着远程观测板有些目瞪口呆,周围也安静一片,任何黑袍人都说不出话来。

   “唉,我就说嘛,现在们相信了吧。”老五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他的确是预测对了,暴君感染体根本打不过南方巨兽龙,让他向知祸证明了自己。

   但老五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南方巨兽龙屠杀暴君感染体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老五也没反应过来。

   而且南方巨兽龙这么强,对他们接下来的计划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毕竟连五只暴君感染体和一大群变异感染体都解决不了的生物,它们肯定也没办法。

   “居然真的强成这样……天啊……”知祸脸色苍白地回了一句。

   刚刚暴君感染体和南方巨兽龙大战那一幕他是完全看在眼里的,并且看得很仔细。

   可越看他就越能感受到南方巨兽龙的强大,越心惊胆颤。

   如果说他身为四阶异能者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很难能和暴君感染体抗衡。

   那他在面对南方巨兽龙时绝对会被瞬间秒杀,这就是其中的差距。

   “现在该怎么办?有这只怪物在,我们不可能打得过的,杀死路军的机会也很渺茫,看来这一趟要白忙活了……”旁边的八岐有些泄气,心生退意,他已经快被南方巨兽龙弄出阴影了。

   知祸也开始陷入沉思,要是想不到解决南方巨兽龙的办法,那他们就只能离开了。

   毕竟上去和南方巨兽龙硬碰硬简直和送死没有区别,知祸并不想自己被吃掉。

   虽然这么一来他们的所有准备就白费了,仇也没法报。

   但冷静下来一想,其实在末世能继续活着挺好的,没必要和自己的命过不去。

   “不要说这种话,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老五打断了知祸和八岐的想法,指着远程观测板上的感染体群,“们看,感染体群并没有任何撤退的意思,依旧在前进,那就是说西风要塞依然面临着威胁。”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还是有机会的,因为我们不用面对路军,也不用面对感染体群,看他们打起来就好。”

   其实老五的主要意思就是让路军和感染体鹬蚌相争,好让他们渔翁得利,这也是损失最小的做法。

   但八岐明显有些搞不懂,直接指着南方巨兽和路军所在的位置:“还看?!难道觉得暴君感染体都打不过的生物,感染体群依靠数量就能取胜么?”

   “我承认之前的预测是对的,是我太不了解路军了,但现在还打算把希望寄托在这些感染体身上,不觉得有些矛盾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