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鼓隆隆,天地已然没了其他声音。

   没过多久,天地的尽头便见到一片璀璨的光芒。

   双方都是急速而动,向着对方而行,仅是两日的时间,这元混两族便以遥遥对望,相隔不下百里。

   天地在这一刻仿佛静默,一时间所有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狂风大作,天地昏暗。

   那刻骨的仇恨,那无尽的杀意肆意弥散。

   一时间,相隔百里的双方杀气滔天,仿佛有着两股强烈的光芒在半空疯狂对撞,互相吞噬。

   “嗡!”

   不知是谁最先动手。

   就见一道白芒在阵营之中直飚而出,直直打向了对方的阵营。

   “嗡...”

   又是一声嗡鸣巨颤。

   气质女神深秋户外写真

   却是对方的阵营之中也射出一道粗大的惊鸿,打向了另外一方。

   “嗡嗡嗡嗡嗡。”

   翁明忽然大作,却是没有前夕,没了废话,二者便是直接动手。

   “啊...”

   “杀...”

   这不知已是多少人,这不知是压抑了多久,所有人在这一刻嘶吼而出,不要命一般疯狂冲向了对方。

   一艘艘战船光芒大放,各色流光在天际急速穿梭,疯狂对射。

   天地震颤,轰然崩裂。

   这场争斗没有前缀,竟是只在一瞬之间,陡然提至白热化。

   各色流光狂闪,一道道光芒在天空来回穿梭,叫嚷,嘶吼,狂啸,连绵交织,不绝于耳。

   “轰轰轰轰轰。”

   滔天的巨响震耳欲聋,那各色术法的光芒冲天而起,使得整片天地被这斑斓之芒充斥。

   无数人影在半空坠落,犹如雨滴,残肢断臂漫天狂飞,鲜血变成了水幕。

   那崩裂的大地瞬息间便是布满了尸骨,鲜血汇成了河流,滚滚而趟。

   这边战至白热化,而相距这里万里之外的另一处之地,也正经历着一场旷古大战。

   交手的双方不过六七十人的样子,可激烈程度却不逊于那千万之众交锋的激烈程度。

   却见灵光爆闪,映照漫天,那股股的磅礴气息相互冲击,各种术法相互交织,每次撞击都犹如天崩地裂,引得地动山摇,天地巨颤,却正是双方的炼神修士。

   “嗨!”

   就听那激烈的斗法之中,陡然响起一声爆喝,却见一个人影拖着一道翠绿光华冲天而起,正是雨木。

   雨木周身闪耀璀璨的翠绿光华,一声声嗡鸣响彻了整片天地,那磅礴的灵力化作浪涛,波波扩散。

   雨木环顾了一眼四周,眸子微微一凝。

   “天之生机,吾之大道。”

   却听雨木一声爆喝,而后他周身绿芒更盛,身形逐渐虚化,随之一凝,在那浪涛正中心化作了一株翠绿树苗。

   这树苗亮着点点灵光,那激烈对轰的术法与那树苗散发的灵光一触,顿时犹如遇到克星,威能消散,却是伤不得这株树苗半分。

   随后,就听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仿若破土而出,那株树苗无限变大,眨眼间便化作了千丈玉树,根茎直插地面,所过之地立时开出无尽的青草野花,竟是在瞬息间遍布无限生机。

   千丈玉树生长开来,那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

   玉树一出,霎时间便就有十数道流光,包裹着各色法器向着玉树轰击而来。

   “轰轰轰轰轰。”

   灵光爆闪,所有法器与玉树一触顿时爆炸开来,而那玉树却是坚如铁石撼之不动。

   “夺!”

   就听一声浑厚的声音响起,那遮天蔽日的树冠猛然一抖,蛛网般的枝桠立时无限生长,犹如一根根铁锥一般飞射而出,向着混魔的炼神修士刺了过去。

   “闪开!”

   混魔族一方的炼神修士见状,立即有人大喝出声。

   不过,此时在喊却是已经晚了。

   却见有俩人闪避不急,被那蛛网般的枝桠瞬间包裹,盘绕而上,化作了两个巨大的茧子,把那两个炼神修士包裹了进去。

   两个茧子立时亮起幽幽绿芒,一股汲取之力散了开来,向着茧子之中的两个混魔族炼神修士涌了过去。

   这两个混魔族的炼神修士各自施展手段,周身更是亮起滔天豪光,可无论他们作何挣扎,就是躲不过这巨树的束缚,被那绿光一触,周身皮肤顿时溃烂,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化作了一摊烂泥,而后被玉树汲取而走,直接化作了玉树的养分。

   “庶子,尔敢。”

   就在雨木方一击杀两个炼神修士之际,猛然就听一声厉啸响起,却是一个身形枯槁,脸上遍布条条褶皱的老妪,正是枯榕。

   枯榕周身黄芒大放,刹那之间天地仿佛变作了秋日,一股苍凉的气息瞬时弥散开来,所过之地所有一切尽皆枯败,甚至就连那黄冈古岩也是桑海沧田,在这苍凉的气息扫荡之下化作了飞灰齑粉。

   枯榕手上掐决,接着却见那佝偻的身子一动,胸膛一个起伏,双颊一股,竟是一下子把她那脸上的褶皱撑了开来,头颅瞬间变大了倍许。

   “哈...”

   枯榕一声咆哮,大片大片的黄芒,带着无尽的苍凉之意喷薄而出。

   这黄芒犹如千丈惊涛,在虚空轰然掀起,向着千丈玉树拍打了上去。

   “嗡...”

   就听一声嗡鸣响起,千丈玉树猛然一颤,霎时间,光芒狂闪,绿光陡然飙升,立时与拍打而来的黄芒撞在了一起。

   一生、一死。

   一静、一灭。

   两股气息轰然对撞,天地仿佛在这一刻扭曲了起来。

   生与死两种道意在虚空交织,生与死只在瞬间转换,倘若此时谁被席卷进去,顷刻便会被这强大的威能绞杀,化作虚无。

   “哼,枯榕老鬼,受死!”猛然就听一声厉喝响起。

   接着,却见那千丈玉树的枝桠之中,猛的鼓起了一个翠绿鼓胞,陡然一凝,一个人影在其中站了起来。

   却见这人影通体翠玉,无面无鼻,却是只有上身,下身则是连通着玉树的枝桠。

   而那上身的手中则是拖着一抹金光,却正是时空元宝。

   翠玉人影周身光芒一闪,灵力猛然向着时空元宝汇聚而去。

   嗡鸣声大作,时空元宝瞬间亮起耀眼金芒,金光所过之处,虚空为之扭曲了起来,竟是只在瞬息之间便是穿越了无尽时空。

   “去!”

   翠玉人影一声低喝,单手一翻,时空元宝顿时脱手而出,化作一道笔直金线,打向了枯榕。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而这时空元宝扭曲时空,飞掠之际犹如瞬移,却是方一脱手,下一刻就到了枯榕近前,猛的打在了枯榕的额头之上。

   金光大放,把枯榕笼罩其中。

   金光之中,虚空扭曲,无尽的时光飞速消散,一瞬之间千万年的岁月化作了虚无。

   这时空元宝可是元魔界鼎鼎大名的至宝,其早已消失了数千年,今日想不到今日竟又重现天日,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正直激战中的数十个炼神修士,被时空元宝的出现吸引,手上动作就是一停。

   而早知时空元宝与大衍五行芭蕉扇现世的怒火仙尊,以及阿魔等人也是一愣。

   他们虽知时空元宝被魔童得去,却怎么也没想到魔童竟会把这等宝物交给雨木,心里震惊之际,又是狐疑不已。

   “啊...”金光之中,枯榕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

   却见她原本就佝偻的身子更加佝偻,转眼之间生机无存,化作了风烛残年之态,犹如那秋风之中飞落的枯叶一般。

   玉树上的翠玉人影手掐决,嘴里低喝,“哼,多人生机的老鬼,今日便是让你尝尝生机消散的滋味。”

   说罢,却见那翠玉人影抬手对着枯榕一指。

   时空元宝金光更盛,那时空流转的速度再度加快了千百万倍。

   不过数息的功夫,枯榕的身子便是干瘪了下去,而后化作了一捧黄土,在虚空点点飞散。

   混魔族的炼神修士见状都是一惊。

   这时空元宝太过逆天,夺取生机的速度简直骇人听闻,而且,这时空元宝只要寄出,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只要被其打中,轻则损失千万年的寿元,重则则是如枯榕一般化作飞灰。

   他们心里一凛,均是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哼,混魔族的砸碎们,想不到吧,时空元宝已被我们得到,这次你们必死无疑。”怒火仙尊见状,脸上立时挂起兴奋之意,狂笑着说道。

   场内气氛因时空元宝现世,顿时变的诡异起来。

   而相距这处争斗之地的千里之外,一处山峰之上,一个身穿宽袍长袖,骷髅一般的男子立于山巅,却正是提颅。

   提颅在远处观战已久,见时空元宝现世,那空洞的眼睛里立时亮起了两团幽幽鬼火。

   “魔童啊,你打的好算盘,把时空元宝交由他人,就是不知他能不能留的住这样宝贝啊,哼哼哼。”

   说罢,提颅身形一动,周身灰光大盛,犹如化作了一道灰雾冲天而起,在虚空千丈轰然炸开,顿时化作一片遮天灰云。

   这灰云涌动,而后一凝,变作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影子。

   那巨大的眼眸看了一眼正闪耀翠绿光芒的千丈玉树,下一刻则是陡然一动,托起漫天劲风,向着那里横掠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