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破解体验区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杂役平时做事的地方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青牙。

颜雨辰沿着通往牢房的小路向前走去,疑惑地道:“难道青牙也被分配成打扫牢室的杂役了?”

没走多远,旁边的道路上突然传来了小源惊喜的叫声:“颜哥,怎么来了?”

颜雨辰转过头看去,那活泼的少年抱着一根扫帚,满脸喜悦地跑了过来。

然而看到他的模样,颜雨辰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小源双腿似乎行动不便,一瘸一拐地跑着,充满惊喜的脸上挂满了伤痕,眼角带着淤青,一副鼻青脸肿被人打过的凄惨模样。

“颜哥,听青牙说,成为姹紫嫣红峰的外门弟子了,恭喜颜哥啊,上次在玉女峰跟十皇子的决战,大家每天都在谈论呢,可惜我没有看到。”

少年跑到近前,双手抱着扫帚,满脸灿烂的笑容。

他看向颜雨辰的目光,依旧充满了崇拜,完全没有因为那些杂役们的讥讽,而改变对这位颜哥的看法。

在他心中,这位颜哥永远都是最棒的。

咚咚站在旁边,修眉微微蹙起,帮自家公子问道:“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被人打了?”

百变美女小尤之夏天来啦

小源看了她一眼,脸颊微红,凑到颜雨辰的面前小声道:“颜哥,这是新泡的妹子么,看起来挺可爱的,颜哥就是厉害啊,昨天才刚去,这么快就抱得美人归了。”

颜雨辰没有跟他开玩笑,盯着他脸上的伤痕看了一会儿,道:“是那些杂役打的,还是那些守卫?”

小源脸上的笑容微微敛去,道:“没事的,一点小伤而已,颜哥不用担心。”

说到此,这少年有些犹豫,道:“倒是青牙……”

颜雨辰双眼一眯,道:“青牙怎么样了?也被打了?”

小源叹息了一声,低着头,过了片刻,方声音低沉道:“昨晚我跟青牙吃饭的时候,正在跟他说颜哥在玉女峰和十皇子的决战,杨杉带着一群人过来,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就把我们两人打倒在地上,拳打脚踢起来。我抱着脑袋没有反抗,所以受伤比较轻,青牙他……他又是骂又是还手,结果被打的更狠,现在还躺在洞府里起不来,脑袋流了很多血……”

颜雨辰握紧了双拳,道:“没有去治疗?”

小源苦涩一笑,道:“谁敢去给他治疗呢,大家都知道他是的朋友,跟张执事又闹翻了,并且这次杨杉突然带人来打我们,我听说也是张执事指使的。”

“张冥!”

颜雨辰咬着牙,眸中露出了一抹森寒的杀机。

咚咚安慰道:“公子别急,奴婢这就回去拿药箱,一会儿就赶过来帮那位朋友治疗。”

说罢,转过身,匆匆地离开了。

颜雨辰压制住心头的暴戾,跟着小源回到了洞府。

然而刚到洞府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幸灾乐祸的哄笑声。

“丑八怪,看看这模样,青面獠牙的,活脱脱像是一只夜叉鬼,我都怀疑是妈和鬼生出来的杂交品啊,哈哈哈……”

“怎么了,昨天不还嚣张强硬的很嘛,还敢还手咬人,啧啧,真是条好狗啊,今天怎么躺在这里不动了?来,给爷动一下啊,爷现在在打脸,都没点反应?”

“杉哥,要不直接弄死他算了,反正是张执事吩咐的,一个杂役而已,咱们怕什么。”

“不是怕,而是不好玩。直接弄死了多没趣啊,那个废物以前不是牛.逼的很嘛,连我哥都怕他,现在呢,成了人人嫌弃的废物,听说他最后还想在咱们困妖峰当杂役呢,可惜被张执事无情地拒绝了,哈哈哈……现在咱们欺负他的朋友,到时候看看他是什么表情。”

“嘿嘿,他现在都成为了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废物了,能有什么表情呢。肯定是很愤怒,但是却只得生生地憋着,毕竟杉哥的兄长是外门弟子,现在已经开辟丹田成为真正的修士了,一指头都能点死他。”

这些杂役围在青牙的床边,肆无忌惮地谩骂讥讽,语气中充满了小人得志般的得意。

有的杂役还故意去碰青牙的伤口,嘴里哈哈大笑。

杨杉更是直接扇他耳光,嘴里残忍的冷笑道:“丑八怪,继续骂啊,继续起来咬人啊,怎么跟条死狗一样躺着不动了?”

青牙嘴里吐出鲜血,艰难地护着脸颊,虽然浑身疼痛无比,但是他依旧恶狠狠地咒骂:“狗东西,牙爷操.祖宗十八代男女,全部活活爆死!有本事把牙爷打死,否则等我家公子来了,一定弄死这个狗.逼里钻出来的杂碎!”

“哟,这嘴巴都快打烂了,竟然还能骂啊?”

杨杉再次一巴掌狠狠抽在他的嘴上,满脸嘲弄道:“真是个可怜的丑八怪,还奢望家公子来救?可知道家公子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没人要的废物,说不定早就被驱赶下山了。就算他来了,让他动一动我试试,那废物敢吗?他要是真敢动手,我哥保证分分钟叫他身首异处,死无全尸!”

正扬起手掌,准备再抽这丑八怪一巴掌的,他却突然感觉到四周的气氛,似乎变的有些不对劲了。

刚刚一直在谄媚他,跟着他哄笑,跟着他辱骂的同伴们,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安静了呢?

洞府中,诡异地静了下来。

杨杉心中一突,猛然转过身向着洞口看去。

那被他一口一个废物叫着的少年,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洞口,正目光冰冷地盯着他!

像是一条毒蛇,令人不寒而栗。

小源抱着几把铁锹,“噔噔噔”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哗啦”一声扔在了地上,道:“颜哥,要这些东西干嘛?”

颜雨辰神色平静地道:“先把洞门关上,咱们来玩个游戏。”

小源连忙转身关闭洞门,一脸好奇地道:“颜哥要玩什么游戏?”

颜雨辰拿起一把铁锹,在靠墙的地面挖了一下,语气淡淡地道:“埋头的游戏,和埋身子的游戏,游戏名字叫作……身首异处,死无全尸。”

他把铁锹扔在了地上,目光看向了那名站在床边的青年。

杨杉身子猛然一颤,脸色瞬间煞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