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app下载页面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原本一个个看似平淡无奇,手无缚鸡之力的棋手在唐铮和燕流云眼中的形象立刻高大起来。

当然,对于创造这个契机的姬无相,他们不得不更加另眼相看。

他们终于明白为何青龙殿会如此迫切地想拉拢姬无相,尊主恐怕也明白自己不是唐铮一方的对手,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了这天棋之上。

幸亏早已安排人手蹲守棋社,否则,也绝对不会发现这件事,更有可能让对方得逞。

“这段时间栗婆婆一直来劝说我,我本来不愿理会,可一想到青龙殿的赫赫威名,觉得光不理会是不行的,所以,我也专门针对他们做了一点工作。”姬无相的情绪平静下来,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

“哦,什么工作?”唐铮好奇地问道。

姬无相被别人欺负到了头顶上,以他的脾气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果不其然,只听姬无相说:“我通过各种办法,终于确定了栗婆婆的藏身之所。”

唐铮与燕流云对望一眼,燕流云派出去的人根本没有找回可靠的情报,没想到竟然被姬无相给捷足先登了。

一旦知晓栗婆婆的藏身之所,那自然就大有用处。

唐铮迫不及待地问道:“那她藏身在何处?”

美艳清纯的花仙子下凡

姬无相立刻说出了一个地址。

唐铮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地说:“燕少,先留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话音方落,他已经消失了踪影。

城西,一处幽静的宅子。

一个身影一闪,径直从院墙上翻身进去,登时,几声娇叱声响起。

“是谁?”

唰!

十来道攻击不期而至,纷纷朝唐铮招呼。

唐铮双足尚未落地,身体一转,带起一道旋风,乒乒乓乓,把来犯之敌纷纷击退,稳稳地落地,目光如电地看着这群人。

“是!”

惊呼声再起,十来个俏丽的女子纷纷盯着唐铮,既惊讶,又愤怒。

“原来是栗笑天的小白脸,那个贱人鸠占鹊巢,背叛了宫主,夺走了离宫,如今竟然还敢送上门来,栗笑天那个贱人呢?她是不是也来了?让她滚出来,藏在后面当缩头乌龟吗?”影月面若寒霜,娇声喝斥道。

作为栗婆婆的亲传弟子,这段时间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成了丧家之犬一般,躲在这京城宅院之中。

这一切都是拜栗笑天所赐,她对栗笑天的怒火实在难掩用言语表达,当然,对唐铮也自然不会有一丝好感。

虽然她声色俱厉,但她内心充满了担忧,自己的行踪暴露,万一还有其他敌人来犯,那自己这些人未必是对手。

宫主离开后还没回来,不知又去了何处,这可怎么办?

当今之际是暂时稳住对方,等宫主回来收拾他。

唐铮也认出了影月,说:“原来不止栗婆婆来了京城,连们这些离宫余孽也一起来了。”

“我们是离宫正统,栗笑天那个贱人乃是叛徒。”影月大声反驳。

唐铮不愿与对方纠缠,问道:“栗婆婆在哪里?方才让她逃了,如今她无路可逃,让她出来见我,堂堂一代高手,总不会连面都不敢露吧?”

影月面色骤变,惊呼道:“说什么?见过宫主?”

“当然,方才让她逃了,如今可没有那么好运。”

影月心头咯噔一下,心神狂跳,突然意识到不妙,心中渐渐生出了退意,也不再指望宫主来救了,于是,她大叫一声:“杀了他!”

然后,她像是一条泥鳅一样向后退去,其他人则飞快地冲上来,凶狠地攻击唐铮。

唐铮眼中闪过一抹寒光,闪电般的出击,冲在最前面一人,喉咙被他点中,立刻软绵绵地倒地不起,其他人也步其后尘,都没有撑过一招,纷纷被击倒。

如今的唐铮与这些普通武者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即便对方人多势众,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而影月刚刚窜上院墙,试图逃跑。

唐铮随手折下一根树枝,化作一支利剑,嗖的一下就飞向了影月。

“啊——”

影月一声惨叫,从院墙上跌落下来,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发现腿部被击中的地方像是断裂一样痛苦。

她眼中闪过绝望之色,抬头望去,恰好与走过来的唐铮四目相对。

“这下逃不掉了,老实交代,栗婆婆现在何处?”唐铮冷冰冰地问。

“不知道!”影月的回答斩钉截铁,“想让我出卖宫主,痴心妄想。”

“是么?那我会让生不如死,那滋味儿可不好受,最后还是会告诉我。”唐铮淡淡地说。

影月打了一个寒颤,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却依旧咬紧牙关不松口:“做梦吧,我本来就不清楚宫主的下落,即便我清楚,也绝对不会告诉。”

唐铮才不会相信对方,既然是敌人,那就没必要心慈手软,于是他直接施展起了搜魂术,影月大叫一声,试图反抗,最终却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变成了痴呆状。

唐铮微微眯起了眼睛,搜魂术搜索来的信息竟然显示她所言非虚,她真的不知道栗婆婆的行踪,只是,唐铮从中弄清楚了她们这些时间的行踪。

自从离宫败走后,她们就辗转来了京城,然后所有人都被栗婆婆安置在这院子之中,从此之后,栗婆婆早出晚归,也不知忙活什么。

所有人都不知晓,就像是囚徒一样每天都待在这一亩三分地的院子里。

栗婆婆威严颇隆,即便心中有疑问,也没有人敢质疑或者追问。她们相信宫主一定有自己的打算,不久的将来一定会东山再起。

不过看来他们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唐铮长叹口气,连影月也不清楚,那其他人更不是晓得,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他却不知道院门外,有一双眼睛远远地望着这个院落。

这就是栗婆婆。

她在路上为了确认完全摆脱唐铮,故意绕行了许久,最终确定没有尾巴了,她才急匆匆地赶回来。

可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发现影月窜上院墙,然后一声惨叫跌落下去,栗婆婆原本想上去施救,可下一秒,她就停下了脚步,双目如同要喷火一样瞪着院子。

她明白自己的弟子已经全军覆没,自己冲进去唯有送死。

她咬牙切齿,噗的一下,手指在旁边的树干上留下了长长的抓痕,重重地喘息几口气,方才堪堪压制住心头的怒火。

“影月,我一定会为们报仇!”栗婆婆杀气腾腾,低声自言自语,然后深深地望了一眼院子,转身便走。

唐铮自然不知道与栗婆婆擦肩而过,败兴而归,至于那些离宫弟子都交给燕家去处理了。

姬无相见唐铮归来,屁股像是装了弹簧,蹭的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焦急地问道:“唐少,捉住栗婆婆了吗?”

唐铮摇头:“没有见到她,她肯定知道事情败露,所以逃跑了,只抓到一些小鱼小虾。”

姬无相失望之极,扼腕叹息:“我应该早点把这个消息告诉唐少,或许栗婆婆就逃不掉了。”

“没有如果。”唐铮摇摇头,“既然青龙殿已经打起了姬总的主意,以他们的行事风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姬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姬无相一脸难色,说:“我哪里是青龙殿的对手,虽然有天棋,可布下这个棋局十分繁琐,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所以……看来我是在劫难逃了。”

唐铮不以为然:“姬总说笑了,的人脉无与伦比,这些年在京城中混的风生水起,没有谁敢招惹,这可是大本事,怎么可能没有办法。”

“唉,栗婆婆说对了一点,我背后的靠山已经摇摇欲坠,我的好日子到头了。”姬无相摇头叹息。

唐铮与燕流云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毫无疑问,姬无相对于大众而言,绝对是十分神秘的,连几大家族对他也知之甚少,只是知道他的能量颇大,极少有他摆不平的事。

所有人都猜测他有大靠山,可没人知道是谁。

姬无相看了二人一眼,苦笑道:“我知道们平常是怎么猜测我的,我做这一行就是越神秘,越令人琢磨不透越好,这是我最好的保护。既然今天承蒙二位相救,对于救命恩人,我姬某人当然不会遮遮掩掩,我姬无相行事向来恩怨分明,所以,告诉们也无妨。”

唐铮与燕流云都好奇地瞪大了眼睛,等着他的答案。

只听姬无相说出了一个名字,唐铮与燕流云脸色剧变。

因为,这个名字太出名了,是与首长齐名的一位当权者,甚至资历更老。

姬无相似乎早已料到二人的反应,继续说:“这些年我为他谋取了太多好处,所以,在上层权贵眼中,我就是眼中钉,肉中刺,许多人都想拿下我。我的靠山年龄到了,而且在这次的权力斗争中处于下风,屁股又不干净,近年来打老虎行动如火如荼,正缺少一位真正的大老虎,所以我这位靠山恐怕就会成为这头大老虎,被打下神坛。”

唐铮心中骇然,竟然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姬无相的一切毫无疑问就是来自那人,只要那人一倒,他平日里所树立起来的敌人肯定会群起而攻之,那他就真的没多少好办法,更别说对抗青龙殿的威胁,当真是日薄西山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