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直播app邀请推广码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武功再高,一砖撂倒。

颜雨辰看着面前这满头鲜血的家伙,决定不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再次挥起手中的板砖,对着他的嘴巴就拍了过去!

同时嘴里叫道:“满地找牙砖!”

“砰!”

秦浩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直接就被一板砖给拍飞了出去,重重地摔爬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当他痛的张开满是鲜血的嘴巴惨叫时,满嘴的碎牙,顿时从嘴里落了下来,模样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浩儿——”

秦冲嚎叫着奔了过去,悲痛地看着儿子那满头满脸的鲜血,叫声中充满了惊惶。

当他看到自己儿子满嘴的牙齿都掉的一干二净时,顿时双眼喷火,猛然站了起来,指着颜雨辰恶狠狠地咒骂道:“这心狠手辣的小畜生,老子今天弄死!”

说罢,满脸狰狞地冲了过去。

秦岩脸色一变,喝道:“住手!”

秋日美少女憧憬未来

然而秦冲早已失去了理智,胸腔中的愤怒让他全身充满了杀意,转眼间就冲到了颜雨辰的面前,猛然一拳对着他的胸口狠狠击去!

拳势凶猛,比秦浩刚刚的破山拳凌厉了数十倍!

即便是一头壮牛挨了这一拳,也得毙命,何况是这身怀疾病的少年!

秦岩等人脸色大变,一边喝斥,一边急速奔了过去。

然而他们的距离太远,根本就来不及。

秦若身子微颤,别过了头,不忍目睹。

“砰!”

一声闷响!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气势汹汹的秦冲竟像他的儿子一样,也瞬间僵立在了那名少年的面前,一动不动!

几秒钟后,他的脑袋上也开始冒出了殷虹的鲜血,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而那少年手中的板砖,则断成了两截。

“怎么,小废物被一板砖拍残了,大废物又来了?”

颜雨辰讥讽一笑,手中的两块断转一扔,再次撩起上衣,从腰间拿出了第二块板砖,毫不犹豫地又对着秦冲的嘴巴拍了上去!

秦冲虽然被一板砖给拍的头晕眼花,脑中一片空白,但是练武之人应有的危险意识还是有的,慌忙抬起手抵挡。

然而在颜雨辰的眼中,他的任何动作都是徒劳。

第二块板砖以极为诡异的角度和速度,“砰”地一声,狠狠地拍在他的嘴巴,直接把他拍飞了出去。

不偏不倚,竟恰巧落在秦浩的身上,把正在哭嚎惨叫的秦浩砸的白眼一翻,直接痛的晕死了过去。

父子两人叠在一起,情况诡异的相似。

都是满头满脸鲜血,满嘴的牙齿碎裂,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秦浩也就算了,习武的天赋不行,武功的确不怎么样。

但是秦冲就不一样了,好歹也练了三四十多年的武功,现在竟然被区区一块板砖给打成了这样,落得跟他儿子一般的下场。

这一幕,顿时让四周围观的众人瞠目结舌,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此刻秦冲的心中纵然有再多的怨毒和仇恨,脑门上的疼痛和嘴巴的剧痛,也让他骂出来一句话。

当然,他更不能跟他的儿子一样,痛的哭嚎。

本来就已经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要是再痛的哭起来,那以后在秦家就彻底没脸见人了。

所以他只能双手死死地抓着地面,哆嗦着身子,拼命地忍受着。

疼!

真的很疼!

那块板砖拍着的地方,简直比当初被石头砸着的地方还疼。

疼的他浑身颤抖,脸色煞白,鲜血奔涌而出。

疼的他眼中含泪,视线模糊,身子缩成了一团。

满嘴的牙齿没了,以后还怎么吃肉呢?

不说以后,后天就是秦母的大寿,到时候他该如何面对那些喜气洋洋前来祝寿的亲朋友好友呢。

他要是一张嘴,满嘴的牙齿不见了踪影,岂不是能让人家也吓掉了大牙。

而他要是不张嘴,他身为秦家老三,人家肯定会觉得他看不起人,对客人冷淡。

更何况,到时候来的客人还有他亲自要邀请的朋友和生意合作伙伴。

他绝对不能不说话。

可是要是一说话,人家问其他的牙齿呢,他该如何回答?

难道实话实说,说我堂堂秦家三爷,走南闯北了这么多年,舞刀弄枪了大半辈子,最后竟然被一块板砖给废了……

这……这不是自找羞辱嘛!

想到后天的寿宴,秦冲的内心几乎崩溃。

而此时,颜雨辰终于扔掉了手中的板砖,拍了拍手上看不见的灰尘,一脸无奈地道:“看,我就说了,一家人和和气气多好,非要比什么武,认定什么废物。现在好了,大家都知道们一家人是废物了,这可怪不的我,连稀饭都嚼不动的人,不是废物是什么,比我老爸可差远了,我老爸现在至少还能吃肉啃鸡腿,们父子呢?哎……”

“……”

众人听了这话,更是一阵呆滞。

原来所谓的废物,就是这样认定的啊。

人家骂父亲是废物,可不是因为吃东西的缘故。

现在倒好,把人家父子满嘴的牙齿打没了,竟然用吃东西来判定是否是废物,简直是个奇葩。

当然,从现在的结果来看,秦冲父子,的确是对废物,这毋庸置疑。

有些年岁大的秦家人,则多看了这名少年一眼。

这少年的报复心极强,秦冲父子之所以会落得这般田地,就是因为骂了他的父亲,可是,那么大一块板砖,秦浩不防备栽了也算了,秦冲怎么也会一下子就被拍中了,实在有些奇怪。

刚刚那少年的动作看起来并没有多快,下手也并没有多狠,为何会造成这样的效果呢,真是令人纳闷。

不光他们纳闷,秦家庄的主人秦岩,此刻也暗暗感到不可思议。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这名新来的外孙,突然觉得有些看不透这小家伙了。

闭着眼睛连射三箭,皆中靶心正中;仅凭一块板砖,站在原地没动,就把这父子两人给拍晕在地上。

要说是侥幸,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

但是要说是武功,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这小家伙施展了什么武功啊。

他就是拿了一块板砖,随便挥舞了一下而已,没有任何花哨,也看不出任何招数和门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不成自己这三儿子一家人,真是废物不成?

老人心中惊疑不定。

而此刻,秦若却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爷爷,辰表哥的板砖……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呢?他的衣服里根本藏不下两块……”

此言一出,秦岩顿时满脸愕然。

对啊,这小家伙穿的这么单薄,怎么能从衣服里拿出两块那么大的板砖呢?

颜雨辰自然听到了秦若的话,只得伸手摸了摸胯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小表妹,其实我这两块板砖一直就装在裤裆里的。也知道,我是男人嘛,自然要有男人的气势和威猛,有了两块板砖把裤子顶起来,别人一看就知道表哥了不起,顶呱呱!”

“……”

秦若张了张嘴,很想说我为何之前没看到裤子鼓起来呢。

但是她知道,这句话,她不能说。

她要是一说,这厚脸皮肯定要接口道:“呀,小表妹,原来之前就一直在注意表哥我的胯下啊,难道对表哥有意思,或者说对表哥的胯下有意思……”

哼,这不知羞的家伙肯定会这样说的。

即便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绝对敢说。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丢人和羞耻是什么东西。

虽然只跟他相处了短短的一路,但是她很深刻地认识到,这家伙的无耻,已经到了人神共愤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万万别跟他斗嘴。

连脸都不要的人,谁人能敌?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

而人不要脸嘛,则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