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猫咪最新海外域名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巧莲回头一看,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大爷,估计是乡里打更看大门的。

   “大爷,我是来找乡长或者书记的,他们来上班了么?我有要紧的事情。”巧莲笑呵呵的说道。

   不管什么时候,年轻又漂亮都是占优势,那大爷见到巧莲笑盈盈的模样,态度也格外客气。

   “来了,刚才来上班了,估计正开会呢。

   进去,中间靠左边的是乡长屋子,右边那个是书记的屋子。”

   新社会人民当家做主,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有困难可不就要找政府怎么?

   乡里县里的领导早就发话了,有老百姓来找,不许为难,一定要态度端正。

   所以巧莲没受什么难为就进了乡政府大院,按照老大爷的指点,找到了书记办公室。

   正巧里面在开会呢,巧莲在外面等了一小会儿,里头就散会了。

   于是巧莲便领着孩子走了进去。“哪位是钟书记?”

   巧莲提前打听过了,乡长姓宋,书记姓钟。

   徘徊在田园

   椅子上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见到巧莲进来,有些惊讶的问了句,“我就是,这位女同志,找我有事儿?”

   “有,钟书记,我是营匡子村石家沟的,我来反应点儿情况。”

   巧莲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别说是见一个乡书记,就算是县书记省书记,她也不怕。

   所以半点儿不见局促,十分坦然的说道。

   “我们营匡子村现在的风气太坏了,那些妇女闲着没事干就会议论别人家的事情,成天聚在一起扯老婆舌子。

   石家沟曲家,有个小媳妇今年才二十,男人好几年之前就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死活,公婆今年开春也死了。

   村里这些女人就各种造谣,说那媳妇作风不好,跟男人有不清楚的关系。”

   “现在满村子的人都这么谣传。前几天还传出来,说是那小媳妇要改嫁,撺掇着媒人登门去提亲了。

   书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现在国家刚建立,正应该是全国上下齐心协力抓生产建设的时候,可不能由着这种歪风邪气滋长。实在是不利于基层民众安定团结,这影响太坏了。”

   巧莲可不是村里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妇女,她今天既然是来告状,该说什么早就想好了。

   上来就把事情上升到更高层面,上纲上线,一番话干脆利落还特别有水平。

   钟书记原本真没把这个年轻小媳妇看在眼里,可谁曾想人家一开口,这话说的还真是够漂亮。

   不说自己是来告状,而是来反映问题,这小媳妇挺聪明啊。

   钟书记多打量了眼前人两眼,人干净利落,长得也不错,挺精神的,听她说话的语气,应该读书识字。

   “应该就是曲家那个媳妇吧?听说话,好像是认字?”钟书记态度挺好,也没生气,只笑呵呵的问道。

   “嗯,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哥哥们读过书,我偷摸的在跟前儿学了点儿。

   嫁人以后,丈夫也是念过书的,家里有几本书,不忙的时候看一点儿,多少认识几个字。”

   巧莲也没否认,借口是早就想好了的,糊弄外人应该没问题。

   钟书记点点头,“说们村里有人造谣生事污蔑?有什么证据么?知道都是谁在背后议论么?”

   钟书记也是农民出身,知道民间有这种风气。

   对于这种单身守寡的女人,世人向来都会用一种鄙视和怀疑的眼光去看待,寡妇门前是非多,这话一点儿不差。

   “我平常不怎么出门,就是领着俩孩子在家干活,外面谁在传不太清楚。

   那天村里开会,一些女人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说我,听见了一耳朵。

   昨天有个媒婆上我家去,刚开始说是给我说亲。

   说是外头都在传,我打算改嫁,所以她过来帮人提亲。

   我不答应,那媒婆就说了一堆埋汰人的话。还说是满村子都传遍了,说我不是什么好东西,明着守寡,暗地里勾三搭四。”

   巧莲面色平静,客观的陈述了事实,并没有添油加醋。

   这些事情人家议论肯定不会当着她的面儿,要说证据,她肯定没有,所以不能乱说。

   “钟书记应该知道,这舌头底下能死人,她们这么胡说八道,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我现在就是来告状的,告我们村那些长舌妇,她们这是侵犯了我的名誉权。

   还请钟书记给我做主,恢复我的名誉,不然我可真是活不下去,快要让她们给逼死了。”

   巧莲一边说着,一边就掉下了眼泪,然后顺手将一根绳子扔在了钟书记面前的桌子上。

   “钟书记,都说现在是人民政府,是给人民做主的。

   今天这件事,就请书记给我做主,要是没人能说句公道话,给我恢复名誉,那我今天就吊死在乡政府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大多数女人都会用的手段,巧莲也不例外。

   她早就想好了,今天乡政府要是不给她一个态度和说法,今天她就让这些人看一看她的手段。

   钟书记一听这话,却笑了起来,摇摇头。

   “这小媳妇也真是有意思,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就要上吊了。

   对,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如今是人民当家做主,的事,就是政府的事情。

   别急,这事儿肯定给做主。”

   “我就是奇怪了,既然是营匡子村的人,咋不先去村部告呢?

   们村那个姜书记人还不错啊,他出面帮着查一查,查清楚了给恢复一下名誉,不是挺简单么?”钟书记貌似不经意的问了句。

   巧莲却撇了撇嘴,“钟书记,姜书记的弟弟曾经去我家,对我动手动脚的。

   头一回我俩撕扯的时候,他把我推到了撞破了头差点儿死了,第二回他又去,让我拎着菜刀给砍了一刀。

   姜书记的娘跑去我家闹事让我撵走了,之后外头的传言就沸沸扬扬,这事情我怎么跟姜书记说?”

   “姜书记是好人,工作上也特别认真负责,我要是直接在村子里告,查来查去查到他娘头上,让姜书记怎么处理?

   所以我才来乡里,就是想让乡里的人出面查清楚谣言从哪里传出来的,也省的姜书记尴尬。”